這家視覺藝術公司正勾勒出看得見的音樂 | 創業觀察

小鹿角編輯部  | 音樂財經CMBN |  2020-01-13 11:38 點擊:
【字體: 】   評論(

音樂+視覺+N?這意味著無限可能。

article_pic/20200112036754.png

隨意地揮動手中的VR手柄,屏幕上出現在觀眾眼前的星空開始迸出一簇又一簇的火焰。根據手柄揮舞方向和力度強弱的不同,火焰的迸濺方向和火勢也會相應地發生變化——你甚至能親手炮制并感受到一大團火球在空中瞬間爆裂的威力。

站在一旁的“譜造司”創始人劉威對小鹿角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介紹,這是由音樂人黃錦和視覺藝術家Mian組成的Audio&Visual組合Noise Temple的交互視頻作品《麟蟲之長》,作品在愛彼迎與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聯合舉辦的“非遺別院”展覽中展出,以成都火龍舞為靈感創作,將聲音、影像與觀眾互動結合在一起。

article_pic/20200112007180.jpg

△創始人劉威

以上場景發生在成都“院子”文化創意園內。劉威對于視覺藝術的理解是:“視覺藝術在把演出者的表達放大——在聲音和肢體表演之外,配合上視覺乃至舞美設計,讓人更有共鳴,更能被演出感染?!?/span>

當前,“譜造司”旗下有8位核心藝術家成員,除了為合作的音樂人、音樂節和品牌的線下演出活動提供舞臺視覺設計服務(影像設計/交互視頻設計/現場VJ),“譜造司” 還與音樂人、藝術家聯手發起藝術項目,參加展廳、藝術場館舉辦的藝術展,并計劃開發沉浸式交互項目。

注:VJ有兩層含義,一指Visual Jockey,是負責播放和制作影像的職業;二為一種結合了電影制作的視覺可能性和爵士樂的即興樂趣的表現形式。VJ在現場演出時的職責可對照DJ,即將影像、動畫等視覺元素做即時剪接,并添加效果。

與“音樂+視覺”結緣

回憶起進入到“音樂+視覺”領域創業的緣起,其實早在2005年,這一想法便被埋在劉威心中。

對劉威來說,“音樂是一輩子都離不開的東西?!彼麑σ魳返陌V迷要從大學時說起,大一期間,劉威便組建自己的樂隊,兼任鼓手和貝斯手,還客串過一兩回主唱。

在一次酒吧演出中,劉威望著臺下的聽眾,不自覺地想:“觀眾真的明白我們的音樂在表達些什么嗎?歌詞能否以影像的形式,具象地出現在舞臺上?”

在搜集大量資料后劉威發現,視覺藝術正是自己所尋覓的答案,且在歐美,VJ文化已蓬勃發展了多年,在自己所喜歡的英國搖滾樂隊Pink Floyd的舞臺表演中,VJ正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但遺憾的是,在國內卻始終發展緩慢。

結束學生生涯后,劉威的角色幾經轉換,游戲公司音樂人、廣告公司策劃、后期視覺等,甚至還在華為和蘋果公司任職過。但他內心始終隱隱覺得,自己還是要做能把音樂與視覺結合起來的事情。

直到2016年,他的妻子視覺藝術家兼職業VJ Mian業務日漸繁忙,完全忙不過來。劉威覺得時機可能成熟,便籌劃招兩個助理,開個工作室?!跋敕謸幌滤膲毫??!?/span>

視覺與音樂:同步感官

創業伊始,劉威就畫起思維導圖,暢想公司的業務模式。

除了作為乙方,為音樂人、音樂節及品牌提供視覺設計服務外,劉威的思緒延展開來,“其實有很多跟Mian一樣,對視覺藝術有熱情,也有天賦的人。我在想,把這些人聚到一起,像一個廠牌一樣。音樂有廠牌,視覺同樣可以有廠牌?!?/span>

劉威回憶,頭兩年公司人手少,團隊也沒有自己的辦公室,成員之間的交流以線上“云協作”為主,“最開始就我和Mian加上兩個助理,兩位現在也已經是主力了”。

但堅持了一段時間,由于各方面條件尚不成熟,他決定暫且擱置運營廠牌的打算,穩扎穩打把視覺設計這塊業務先做好,“畢竟要扮演好廠牌的角色,需要物力和精力?!?/span>

麻雀雖小,動靜卻不小。在2016-2017年間,“譜造司”陸續為Echo App 音樂節、胡德夫“降噪專場”音樂會、李泉2017演唱會及BVLGARI 2017上海電影節等制作影像及負責現場VJ。

article_pic/20200112013979.jpg

△Mian作品中的一個主要元素——《神塔》

劉威介紹,“譜造司”在制作VJ時的流程,近似于設計公司。

“我們先和客戶溝通概念,對方也會給我們一個參考。然后我們再根據對音樂的理解,做一個大致的小樣給到對方。差不多再交流一兩個回合就確定方向,接著往后繼續做下去?!?/span>

他還強調,“譜造司”團隊在做視覺設計時堅持“同步感官”的原則。

對此,劉威解釋,關鍵在于實時和同步?!爱嬅婺軐崟r地對應音樂內容的變化。至于同步,有好多層面,不光是在時間或者節奏上,還在于氣質的同步。比如我這首歌本來表達悲傷的情緒,結果你做了一個很歡快,類似喜羊羊這樣的影像,是不是很奇怪?兩者一定要統一?!?/span>

團隊日漸成型

2018年,歷經兩年視覺設計乙方角色的積累,劉威感覺時機成熟了,工作室可以招募伙伴,將廠牌建立起來。于是他陸續招攬身邊做視覺藝術的朋友,最終組建起一個8人的藝術家團隊。

一段時間的磨合后,劉威又撞上身為管理者的煩惱墻。他發現,團隊成員缺乏自主性,自己無時不刻地在想辦法調動大家的創作熱情?!拔覀兪且粋€廠牌,廠牌的關鍵是人,藝術家自發自主地創作很重要,而不是由我來安排任務或者趕流程,推著大家走?!?/span>

同年下旬,個別藝術家因個人規劃有變等原因,離開了團隊,劉威直言2018年的下半年是他的低谷期。

“是我沒做好,團隊才會散掉?!彼嘈Φ?。

如今劉威對當時情況的理解更深刻,在反思中,也明白創業與創作的不同之處。

他的反思在于兩點:第一、團隊缺乏凝聚力,當一個團隊剛開始聚到一起時,應該坐下來把很多理念都溝通清楚,理解彼此走到一起做事情的意義和目標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一起接項目掙錢的話,這還不足以把人聚在一起,團隊其實是散的;

第二、身為管理者,把握溝通節奏也很重要。那時候,他總是很著急地推動團隊成員去做事,但效果卻不好。如果大家工作的節奏不在一個頻道上,自然也就沒法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

2018年6月,“譜造司”團隊正式告別了為期兩年的“在家作業”狀態,入駐由成都市武侯區玉林街道與小酒館團隊聯合打造的青年文創產業園區“院子”。

入駐新辦公場地后,在新的一年,團隊也開啟了高速運轉的模式。如今,對于新團隊,劉威感慨“有種‘團隊終于成型了’的感覺,是我期望中的狀態”。

以2019年12月時接的案子為例,劉威講,當時,幾位小伙伴主動地給他發來給為歌手宮閣北京專場演出和Beats新品發布會制作的VJ作品,效果遠超出他和Mian的預期。

article_pic/20200112095961.jpg

△“譜造司”團隊為宮閣北京場演出所作VJ素材

“本來給對方承諾的就是一個VJ素材,但同事們做出來的已經像一個MV的半成品,完成度非常高?!眲⑼M一步補充道,“他們只花了兩天,又快又好。給我的感覺是大家都已經被激活了,轉起來了?!?/span>

策劃藝術展

當時入駐“院子”之際,劉威便有意開辟新業務:與音樂人或藝術家聯手發起藝術項目,參加展廳、藝術場館舉辦的藝術展。

在熟練掌握乙方服務者角色之后,劉威羨慕起創作的狀態,他解釋道,“這倒不是說為客戶做視覺設計不能體現創意,但畢竟是在按要求完成他人的意愿。藝術項目會給予藝術家很大的創作空間,只有做自己的創作的時候,你的價值才能夠真正地體現出來?!?/span>

2019年8月,“譜造司”旗下主力藝術家Mian與聲音藝術家、打擊樂手黃錦發起的Noise Temple藝術項目,參與到深圳OCAT當代藝術中心的《聲場》藝術展中,帶來構建了迷幻聲音場域的作品《迷宮》。

article_pic/20200112028018.jpg

△Noise Temple作品《微物之光》

“譜造司”還與獨立藝術家周范及音樂人寶爾金合作,發起藝術項目“LoopWave/環狀潮”,并于7月起,在上海話劇藝術中心展開為期三個月的“RELIC感官劇場”展覽。

“LoopWave/環狀潮”是由視覺藝術家周范、聲音藝術家寶爾金、新媒體藝術家劉威、策展人楊戈共同發起的跨媒體藝術廠牌。在去年7月上海舉辦的這次展覽中,提出了“開放式協同創作”(Open Workshop)的概念,邀請到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在上海朱家角共同完成了一次長達近三個月不間斷的藝術駐地創作計劃,展覽由裝置、新媒體交互裝置、聲音藝術、文本、錄音、紀錄片等元素構成有機的呈現方式。

在這類藝術項目中,對“譜造司”和合作伙伴們來說,創作是自由的。

“Mian會去聽黃錦做的音樂,黃錦也會看Mian做的東西,但是有時也可以各自發揮,關鍵是能否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環狀潮這邊,更多是以周范概念性的東西為核心,但也會互相激發?!?/span>

未來:視覺+無限可能

在業務上邁出新一步的同時,劉威也對新的藝術家伙伴的加入持歡迎態度。

談到對合作藝術家的篩選標準,劉威說,“我們輸出的內容一定要有標準,但對于人的標準我沒有嚴格設定。我還是看重藝術家對創作的熱情,還有能不能認同我們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覺得都有辦法進步和開發,每個人其實都有潛在的藝術天賦?!?/span>

article_pic/20200112012846.jpg

△男孩在體驗交互作品《麟蟲之長》

與業務種類的開拓及團隊工作狀態發生變化相對應的是,公司的財務狀態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劉威向音樂財經透露,公司在去年年收入超過200萬,比前年翻了一番,“18年在80~90萬這樣?!?/span>

未來,劉威有意拓展業務范圍。音樂行業前景很好,但并不是一個特別大的產業,其他的行業里同樣有很多機會。在劉威看來,“我們追求‘同步感官’,那就意味著所有,只要能去產生連接,需要視覺反饋的領域,我們都有可能去嘗試?!?/span>

當下,“譜造司”已經在和一個主做肢體表演的舞蹈家和一家瑜伽公司交流。

藝術項目之外,劉威和團隊還有新點子——做一些宏大場景的沉浸式交互主題的作品。“現在從技術儲備和設計能力來說,已經有這個基礎了,只不過需要合適的案例,和愛彼迎與UCCA的這次合作其實也算是在交互上的一次嘗試?!?/span>

他認為,互動類及沉浸式的藝術形式,是未來的發展趨勢,至少這兩年來看,都還是處于上升的過程。

音樂+視覺+N?這意味著無限可能。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譜造司,
  • 相關文章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 贵州快3走势图安卓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春假时光 云南麻将翻两张哪里可以玩 吉林快3客户端 甘肃11选5 下载一个龙江麻将 微信幸运飞艇计划群 山东11选5 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 苹果手机现金捕鱼游戏 类似于大唐麻将棋牌游戏 内蒙古快3三同号遗漏 广东快乐10分今天开奖走势图 90ko比分直播 意甲联赛主客场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