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合音樂集團“2019許嵩尋寶游戲演唱會”門票秒罄看過去

音樂財經編輯部  | 音樂財經CMBN |  2019-07-04 11:26 點擊:
【字體: 】   評論(

許嵩的十年回顧。

太合音樂集團助力許嵩盛大舉行“2019尋寶游戲巡回演唱會”,于今年6月1日起成都、武漢、上海、北京、合肥五大城市重磅呈現。五大城市的演出門票均在預售開啟后秒速售罄,再次引起華語樂壇轟動,而這也是近十年來中國現場演出領域發展的標桿性事件。

許嵩是華語流行歌手中最為響亮、高產的名字之一,出道十三年來發表過一百多首詞曲作品。

隨著2018年夏天太合音樂集團重磅發行《尋寶游戲》,許嵩的作品在全網累計點擊量已突破50億;而他所有的音像作品更是成為讓眾多樂迷們望穿秋水的目標和財富:《尋寶游戲》黑膠限量專輯3000張以3秒的速度售罄,《尋寶游戲》實體CD一經上架,就斬獲京東文娛?JD音樂排行榜銷量冠軍。

對于許嵩而言,成功與否,勝敗也罷,紅不紅都已不重要,他只是那樣靜靜地處于世界的某一個角落,潛心創作,然后等待下一個傳奇佳話的降臨。就像他在《江湖》中寫的,“恩怨散去/刀劍已歸隱/敬屬江上雨/寒舟里/我獨飲。

或許,許嵩贏得樂迷粉絲們的十年擁護和敬重,正是源自于此。

一代人單曲循環的集體記憶

很多人認識許嵩,是從《斷橋殘雪》、《有何不可》等“網絡成名曲”開始的,這些作品有一點浪漫,也有一點灰色,但是卻節奏感強烈,旋律線明快,咬字充滿彈性,充滿一種“非許莫屬”的“唯一質感”。

這種“唯一性”是一種難度極高的自我呈現,卻也是打開互聯網時代信息、內容大爆炸的秘鑰——時至今日,《斷橋殘雪》和《有何不可》熱度不減,依然是在線音樂平臺中被評論最多的許嵩作品之一,成為一代人單曲循環的集體回憶。

在許嵩的歌迷朋友心目中,2009年是一個重要的年份。這一年,剛剛從安徽醫科大學畢業的許嵩,發行自己獨立完成詞曲編錄的首張專輯《自定義》, 但由于缺乏唱片公司的企劃、宣傳和發行,這張專輯并未進入主流媒體的視野。

“人文精神旗手”許嵩

2011年,許嵩正式加盟太合音樂集團旗下海蝶音樂,簽約后很快推出第三張個人全創作專輯《蘇格拉沒有底》,發行首月即在國內摘下唱片銷量榜冠軍,轟動樂壇,并拉開全國巡回簽售及歌迷見面會。

從風格上來看,C-POP、R&B是許嵩音樂的主要框架。但在《蘇格拉沒有底》這張專輯里,許嵩大膽地玩了一次混搭,他把大量中國風元素注入到以西樂為基調的旋律中,于是就有了溫婉內斂與大氣旋律兼容并蓄的《千百度》;前奏中出現京劇簡章的《降溫》;除此之外的專輯中其它單曲也都很好地緊扣主題,按照“蘇格拉沒有底”這個統一設定來延展,很好地將詩意與現實、批判精神與平常心、東方文明與西方審美結合在一起,由此,許嵩也被業內稱贊為“人文精神旗手”。

“最佳唱作人”與“攝影藝術家”

此后幾年,許嵩迎來創作反思期,陸續推出《夢游計》、《不如吃茶去》等個人全創作專輯,以及個人首本攝影隨筆集《海上靈光》,并憑借其在專輯中的出色表現,獲得亞洲時尚盛典年度時尚原創音樂人獎、東方風云榜最佳唱作人等無數獎項,屢屢登上央視和地方衛視各大晚會舞臺。

事實上,“最佳唱作人”與“攝影藝術家”這兩個頭銜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外界對許嵩的觀感,而且許嵩在攝影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也一點都不遜色。但音樂也好,攝影也罷,不過是他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公眾的一種手段。理所當然的,2016年太合音樂集團助力許嵩推出了第六張個人全創作專輯《青年晚報》。

回歸初心 

從《青年晚報》到《尋寶游戲》

《青年晚報》專輯的全部平面資料拍攝于法國巴黎,十余人團隊同許嵩一起從北京太合音樂集團總部出發,海外拍攝長達半個月,由青年攝影家張羅平掌鏡,真正實踐“攝影藝術”。封面設計里融入上世紀九十年代每周二下午電視臺停播時的“黑白線條”,寓意將音樂拉回到黑白純真時代,回歸初心。

《青年晚報》中較多曲目以電鋼、電吉他以及流動的電子樂音色為串聯,鋪陳出靜謐氛圍,沒有饒舌曲,和許嵩早期的作品已經涇渭分明,可以算得上是一種轉型篇章——如果說許嵩之前的音樂作品更多是由虛幻時空所構成的“詩意世界”,那么在這張專輯里他把視角轉向了更為平民化、社會化的題材,比如《雅俗共賞》、《早睡身體好》、《幻胖》等等,帶來更多的親切感,并覆蓋到更多的歌迷群體。

在網易云音樂中,《雅俗共賞》以超過208萬的評論數登頂“許嵩被評論最多的作品”,而許嵩也憑借這首單曲獲得“十大金曲獎”,名副其實的“雅俗共賞”。

至于2018年問世的專輯《尋寶游戲》,仍然延續《青年晚報》的價值主張和東西方音樂審美融合的深深探求。《尋寶游戲》的平面相片及音樂錄影帶拍攝于美國紐約及美國西海岸地區,二十余人團隊同許嵩一起出發,海外拍攝花費長達半個月的時間。

在《尋寶游戲》里,許嵩身兼作詞、作曲、和聲、錄音、混音、母帶處理、制作人等多項重任,所以整張專輯被注入一種純粹的許嵩式的唱作理念,既復古,又超前。布魯斯、民謠、電子搖滾、爵士等各種風格、流派融入其中,題材包含了時尚、藝術、歷史、哲學、戰爭、日常等方方面面,什么都有,很像一座寶藏,只要你能夠靜下心來傾聽,就能聽見許多東西,并發現越來越真實、立體和鮮活的許嵩。

“青年晚報”、“尋寶游戲”不止是專輯名字而已

時間撥回到2017年,許嵩進入閉關狀態,鮮少露面出席活動,僅在個人專屬APP Vae+中透露一下動態,行事極為低調。但是,由太合音樂集團主辦的“2017許嵩青年晚報巡回演唱會”一經推出,就創造了同時期華語歌手中從未有過的票房神話,場場爆滿,座無虛席,從頭至尾全程萬人大合唱。

音樂的本質是一個靈魂召喚另一個靈魂。許嵩和他所屬的太合音樂集團掌握“召喚靈魂”的力量,自然取得前所未有的勝利。

對于太合音樂集團來說,憑借全年策劃、舉辦、售票數萬場演出,占據獨立音樂演出市場的70%以上的市場份額,并在大型演唱會及LiveHouse領域持續領跑市場。至于許嵩,十余年深耕音樂創作,發表了一百多首詞曲作品,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生活和追求。

所以說,“青年晚報巡演”是一場“天地人和”的勝利,更是許嵩精品內容生產的線下延展和精準營銷。

套用暢銷書《有限與無限的游戲》的理念,如果說“青年晚報巡演”是一場“有限游戲”,有限游戲以取勝為目的,譬如票房、口碑、曝光指數等等,在邊界內玩。那么2019年6月啟動的“尋寶游戲巡回演唱會”就是一場“無限游戲”,無限游戲以延續游戲為目的,追求突破和創新。

頗能說明問題的一點是,“尋寶游戲”巡回演唱會的收官戰并不是定在帝都北京,而是回到許嵩的出生地安徽合肥。

雖然,北京站在預售的時候也創下1秒售罄門票的驚人紀錄。但是,“重歸故里”也不是簡單的情懷使然,而是太合音樂集團以其為許嵩定制、研發的個人專屬APP Vae+為依據,結合太合音樂的視聽播放、演出票房、粉絲運營、數位發行等強大音樂消費數據,進行整合、管理和分析,精準梳理許嵩的歌迷群體畫像之后,結合許嵩的個人氣質精心規劃出來的巡演路線。

除此之外,從舞臺設計再到編曲、燈光、音效等,也是通過“尋寶游戲”這個統一的創意設定來開發、制作的,并邀請到亞洲頂尖導演團隊精心打造舞美特效。

選曲則以許嵩出道十三年來的原創曲目進行精選,由音樂大數據梳理出不同區域歌迷朋友的視聽訴求,然后由許嵩親自操刀,帶領團隊對每一場次的演出內容、嘉賓邀約、互動體驗等細節進行二次編排,讓不同城市、不同環節呈現出不一樣的許嵩和“尋寶游戲”,給歌迷朋友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結語

Vae+說,“因為一個人,愛上一群人”。

當明星、音樂人的個體發展與音樂娛樂產業的歷史一起沉浮時,那些經典的音樂作品和演出瞬間,終將拂落世俗的塵埃,閃耀出奪目的光彩。

從這個層面看,太合音樂集團將內容生產、藝人經紀、現場演出和粉絲運營結合起來,以全新的產業思維進行系統化運作,傾力服務許嵩等音樂人向著音樂產業的深處走去,這種探索本身早已超越了流行樂的范疇,進而成為一個象征,一種精神寄托,一種社會實踐,吸引著一代又一代的年輕朋友奔赴到純粹的音樂世界,并在心靈深處產生共鳴。

音樂,就在我們面前。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太合音樂, 許嵩,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