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娛行業性別病癥與“她經濟”的并行

歐昱斌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9-06-30 10:47 點擊:
【字體: 】   評論(

在音樂乃至各個行業,要真正改變女性從業者的困境都任重而道遠。

“我跟龐寬家庭都是那種母系氏族,我們就是女權的受害人,家里所有的事基本都是聽老婆的,搞得特別被動。”6月26日在GQ Focus舉辦的線下分享會上,在被提及前兩天被質疑性別歧視時,新褲子樂隊的主唱兼吉他手彭磊用幽默的方式進行了回應。

活動的前幾天,隨著新褲子樂隊在第五期《樂隊的夏天》中,一改平日玩世不恭的復古迪斯科風格,將汪峰的《花火》以暴烈熾熱的方式重新演繹,登上微博熱搜收獲大量關注后,彭磊2011年接受搜狐音樂訪問時的回答也被“考古”翻出,引發了爭議。

8年前,當被記者問到如何看待“中國搖滾是靠姑娘撐起來的”這一觀點時,彭磊認為:“我覺得其實不是,喜歡搖滾樂的女孩并不是太多,主要還是男的。女孩她不可能永遠喜歡這種東西,而只是一時的,年輕時這幾年喜歡一下就過去了,如果女的一直喜歡這個東西,那她就有問題了,反正我覺得是這樣。

在GQ的會上,對于這一段采訪內容,彭磊也進行了解釋,“這個可能是當時的想法吧,當時我們的狀況是男生多,看我們演出的時候每次。然后因為我周圍的一些女性朋友,年輕的時候都挺躁的,喜歡去天天看演出折騰。后來慢慢地,大家都長大了之后,有家庭之后,其實就是這樣,表現出來的熱情是會減退的。”(彭磊回應整理自微博“葉子阿姨”,也是2011年采訪彭磊的記者)

△圖片來源:葉子阿姨微博

彼時,中國搖滾樂還處在“地下”時期,喜歡搖滾樂的女孩比男孩少的確是當時的情況。彭磊如此作答很大程度上也是在描述當時獨立音樂文化不被主流認知的文化現象。

不過不可避免,一涉及“女權”問題,網絡必起爭端。尤其是在《樂隊的夏天》播出后,樂隊這一不被大眾所熟悉的群體,其個性、生活狀態、價值觀自然備受關注。但是,當我們在討論音樂行業的”女權”時,我們具體是在討論什么?

女性音樂人的職業現狀

除了新褲子樂隊,在《樂隊的夏天》節目中,刺猬樂隊的女鼓手石璐也因為在翻唱電影《我不是藥神》的主題曲《只要平凡》中驚艷的rap部分,一度登上微博熱搜,在節目的視頻資料中,石璐作為單親媽媽,身材不高背著大大镲包為了職業奔波的樣子,也給許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在石璐被廣泛關注以及被討論的背后,除了刺猬樂隊的音樂外,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女性音樂人在行業中的稀缺性。

據小鹿角智庫的調查,中國音樂人群體年輕化的趨勢明顯,不過女性群體僅僅占到了整體的22%,音樂人這份職業對于女性的吸引力遠不如男性。這種失衡在現場演出市場中體現也尤其明顯。

根據小鹿角智庫團隊對2016-2018年音樂節表演場次最多的音樂人的統計,前十名中,女性音樂人/純女性組合三年穩定在20%,而男性/純男性組合則達到60%—80%。

而在頂級華語演唱會的市場也缺少女性音樂人的身影。盡管目前還沒有權威的票房數據統計,但從近年單輪巡演的場次來看,張學友(233場)、陳奕迅(135場)、五月天(122場)、周杰倫(119場),僅有張惠妹2015-2017年的“烏托邦”世界巡演(104場)能稍微排名靠前。

全球音樂市場的情況也同樣如此,據一家名叫The Huffington Post的媒體對2012-2016年間十個音樂節的陣容進行了分析,其中包含如Ultra、Electric Forest這樣的頭部EDM音樂節,也有Bonnaroo、Coachella和Outside Lands等擁有多種細分音樂類型的音樂節。數據結果顯示,純男性藝人/組合占據了絕大多數的演出陣容,比例最低的Outside Lands和Governors Ball音樂節,占到了63%,而最高的Electric Zoo音樂節則達到了93%。

著名時評雜志《Slate》作家Forrest Wickman對此的分析是,目前大多音樂節背后崇尚的亞文化是由男性主導的,例如音樂節Bonnaroo推崇的Jam Music以及在Coachella上大受歡迎的獨立搖滾。

相比臺前音樂人的失衡,從事音樂行業幕后創造性工作的女性比例則更加慘淡。有調查團隊統計了2012-2018年Billboard榜單上共計700首熱門單曲發現,女性詞曲作者僅占比12.3%,女性音樂制作人就更少,只有2.1%。而在通常被認為偏“技術型”的音頻工程方面,女性從業者同樣稀缺。2016年國際音頻工程協會(Audio Engineering Society)曾表示僅有7%的協會會員為女性。

至于改寫了音樂行業的音樂流媒體,對于改變性別失衡的現狀,也還沒起到什么作用。

文化雜志《Baffler》的專欄作者Liz Pelly曾創建全新賬號,以觀察Spotify上算法生成的推薦歌單是否偏向男性音樂人。通過一整月只收聽Spotify的推薦歌單和推薦藝人作品,Liz發現,在最受歡迎的官方歌單“今日熱單”(Today’s Top Hits)中,由男性主唱的歌曲比例占到64.5%,女主唱為20%。

△Rap Caviar歌單

在細分音樂類型中,嘻哈歌單(Rap Caviar)的50首歌里,女性藝人只有Cardi B的作品出現。而搖滾歌單(Rock This)中86%的歌曲出自全男性樂隊的作品。拉丁歌曲的歌單由男性主導的曲目也達到73%。

去年,大眾因質疑格萊美“性別歧視”,在請愿網站上要求格萊美主席Neil Portnow下臺的事件便是目前全球音樂行業對于“性別平等”的呼聲已經達到新高度的體現之一。

音娛市場崛起的“她經濟”

不過與女性在音樂行業中職場中的“劣勢”相比,女性在音娛消費上的主導優勢卻很明顯,近兩年一度因此催生出了“她經濟”概念。

所謂“她經濟”,指得就是女性消費所產生的經濟效益。女性要消費,首先就與經濟獨立和自主掛鉤。在女權主義理論中,“經濟獨立和自主”是男女平等的一大主要特征。正因如此,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從女性的角度去確定自己的消費群。

近兩年在音娛行業,“她經濟”概念撬動了“她綜藝”現象的崛起。據藝恩近期發布的《女性綜藝數據研究報告》,“她綜藝”指的是以女性為綜藝主角,從女性視角,圍繞女性生活、工作、情感、社交等話題展開討論,以折射當下社會中女性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聚焦女性觀眾,為女性量身定制的綜藝節目。

這一點上,無論是已爆火的《創造101》還是剛剛開播的《明日之子3》,都因為從具備獨特氣質的女性角度出發,而引發大量圍觀。

但主流平臺推出“她綜藝”,背后其實少不了堅實的“她”后盾。藝恩的報告顯示,在近3年TOP10的電視劇綜藝中,女性用戶占比過半的部數分別為5部、6部和5部,女性用戶平均占比從47%反超為56%,女性用戶逐漸成長為電視綜藝的主要受眾。

在網綜方面,女性觀眾也在持續發力,同期女性占比較男性觀眾超出了兩成多,而且去年女性觀眾占比過半的網綜節目達到了9部。

現場娛樂方面也是如此。據大麥聯合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的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國內現場娛樂的女性消費者占比達到57%,比男性要高出14個百分點;2017年,比例差異進一步拉大,女性消費者達到61%,男性為39%。在國際市場,據統計網站Statista數據顯示,在BTS、Taylor Swift、Ed Sheeran和Drake等超級巨星開啟全球巡演時,門票首發日當天,票務網站的絕大部分訪問量均由女性群體貢獻。

其中,Ariana Grande《Sweetener》世界巡演的女性觀眾所占比例甚至更高,達到了75%;Ed Sheeran《÷》巡演的女性觀眾占比達到64%;Taylor Swift的《Reputation》巡演和Drake的《Aubrey & the Three Migos Tour》也同樣吸引了更多的女性。只有在滾石樂隊《No Filter》巡演中,男性人數才剛剛超過女性人數,達到56%。票務網站Skiddle收集的數據也證實,如今女性購買演唱會門票的總數已比男性高出13%。

同時,一些以女性為核心的活動以及公司行為也正在陸續出現。

例如自2016年開始落地的以獨立女性為主題的音樂節電氣女士音樂節。去年3月Spotify也與伏特加品牌Diageo / Smirnoff開展了一項名為“Smirnoff Equalizer”的活動,用戶登陸http://smirnoffequalizer.com這個網站,關聯自己的Spotify賬號就可以測試出自己收聽的音樂中男性音樂人與女性音樂人的比例,此外用戶也可以通過品牌提供的個性歌單來解決占比不平衡的問題。

不過,女性從業者的困境短期內仍將是普遍存在的社會問題,這不僅需要以上公司行為的出現,也需要行業乃至全社會的反省與調整。但是這種現象依舊需要闡述和提出,才能得到更多人的了解,就像新褲子樂隊趙夢的態度:“如果真的想要證明自己,那就去做,不要對一些言論進行一些沒必要的討論,用實際行動去證明自己,才是最有意義的。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女性音樂人, 音娛行業性別失衡, “她經濟”,
  • 相關文章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