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瞳?李青:一個眼神,決定一條道路 | Indie Works廠牌觀察

劉紹禹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9-06-17 16:15 點擊:
【字體: 】   評論(

以敏銳之眼探索優秀的音樂作品,以赤誠之心服務有創造力的音樂人。


“赤瞳音樂”的主理人李青,2005年組建Snapline和Carsick Cars樂隊,作為獨立音樂人開始音樂創作,2007年成為“兵馬司”唱片聯合創始人,2015年合作創建“赤瞳音樂”。廠牌簽約中國兩岸三地樂隊與音樂人達40余組,其中包括刺猬、Click#15、昏鴉、不優雅先生、Schoolgirl Byebye、敗犬、暈蓋等樂隊,每年發行專輯數量保持在15張以上,并持續增加。

投資、運作樂隊巡回演出年均兩百余站,聯合太合音樂集團旗下的演出服務平臺——秀動(ShowStart),于廣州、深圳、成都、西安等主要音樂市場,舉辦赤瞳廠牌Showcase。目前旗下樂隊Last Goodbye、Pumpkins小南瓜、Schoolgirl Byebye等樂隊的巡演正在進行中。

回顧從獨立樂手,到成立“兵馬司”,再從“兵馬司”出來繼續做獨立音樂,再到創建“赤瞳音樂”,李青在這一路程中幾乎完整經歷了2000年后中國獨立音樂的興起、發展、轉型。她說自己從小被喜歡音樂的家里人影響,中學時就想做音樂,喜歡上一個東西,就想怎么去創造它。到了大學,聽取家人的建議,還是讀了相對好找工作的機械電子工程專業,因為熱愛音樂是一碼,家里人的話有時該聽還是得聽的,況且大多數獨立音樂人都是邊上班邊做音樂。李青認為自己算是其中的幸運者,很快就能以此為生。

她開始先玩兩個樂隊Snapline和Carsick Cars,也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寫了不少歌,但是沒有辦法出版。朋友Michael說不如自己做一個廠牌,因為Michael算是金融從業者,以前在紐約時,因為音樂情結自己做過livehouse,來北京以后也一直想做這個。于是李青和Michael還有P.K.14的楊海崧等人就一起合辦了“兵馬司”。

李青覺得當時像是經歷了一個傳奇的時代:“那會兒還很熱鬧,你把事情做起來,就會有很多媒體過來了解這些廠牌和故事。現在回想,那會兒就真像小時候喜歡的那些外國樂隊那樣,過了一段瘋狂的時光。”

后來李青也摸索出了自己對于中國獨立音樂人發展的認知,并嘗試在“赤瞳音樂”合理運用。她認為外國音樂產業有一個非常成熟的、成體系的金字塔結構,最上面是主流的,此外還有一些不太一樣的搖滾,或者更不一樣的野生的樂隊,在國外就都是完全地下的狀態。

但中國的獨立音樂如果堅持走不為人知的地下狀態,情況就會不好。李青尤其意識到,如今到了網絡數字時代,人們聽音樂的方式變了,音樂人推廣自己的方式也跟著發生變化,不再是她當初剛入行時的純手工DIY:自己印制唱片,自己設計印刷宣傳畫,自己把自制CD往書店送。

如今發行方式和人們的了解渠道全發生改變,所有音樂全在同一個平臺聽到,而且從前的電臺、電視、報刊等宣傳途徑,現在也都變成公眾號和播客,而且人們往往只對現在正流行的歌曲感興趣,對經典反應偏冷。

這些變化都是出乎她從前意料的,因此如何更深層理解當前科技與文化所結合出的產業現狀,也是李青目前重要的工作內容。

但與此同時,從音樂人身份一路摸爬滾打過來的李青,同樣堅信不會因時代變化而改變的真理,就是雖然企宣重要,但一個樂隊必須要做的還是勤勤懇懇寫歌,踏踏實實演出,把自己展現在大伙兒面前,一輪兩輪,如果有決心的話,經年的累積一定會有結果的。

李青認為,成功是和作品特質有關,但不管怎么樣,你如果想要做這樣的樂隊,在巡演中對作品產生磨礪,這是必須的,把該做的事情做好才會有好的結果。

既要探尋時代趨勢,又要堅持對音樂永遠不變的赤誠,“眼光”與“心靈”成為李青做音樂和做廠牌的出發點,她在采訪中也談到了“赤瞳”這個稱呼的由來,并且非常詳細地解讀了“赤瞳”是如何確切反映她對音樂的態度的。

對話 李青

Q:赤瞳的名字由何而來?

A:這里是有一個明確的故事的。我們當時想法就是起一個特別真誠特別正的名字,比如說想了一個名字叫“光榮”。后來有一天我拿了巖井俊二的《關于莉莉周的一切》給我們合伙的海豐看,里面有那個“莉莉周”的演唱會。

海豐一下就“看進去”了。演唱會中忽然有一個主唱Salyu回頭的眼神,他覺得這就是我們想要的一種東西。為此還跟別人舉了很多例子,比如《出租車司機》里面羅伯特·德尼羅演的Travis,是一個越戰退伍兵,打過仗有一個PTSD(注:創傷后應激障礙),回到美國后沒有工作,就開出租車,最后為了救一個小女孩就血洗了一個犯罪團伙。結尾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也有這么一個類似的看著鏡頭的眼神。就這么一個被很多事情摧殘的老哥,他在某個點上,還會做出“我還有熱情”的事情。

就是赤瞳特質那三個詞,赤誠、誠實還有極致。因為人性都是相通的,如果你抱著一顆赤熱的心,特別真誠的話,你做的事肯定不是反的。所以是赤誠和眼神相結合。

Q:廠牌現在簽約的音樂人是怎樣的?

A:半工作半音樂人的人多,或者是有音樂方面的工作。現在不能直接說成讓這些音樂人用音樂去養活自己,這只是一個結果,音樂產業永遠有金字塔,或者說各種風格分類,有些作品應該出現在什么位置,我們就希望把它放在什么位置上。在早年,特別金曲的歌也只是小范圍。

像地下廠牌一樣做的話,時間長了音樂人的創造力會被消磨殆盡,他/她不是說我不想寫歌了,就是設想一個人做一個事情,一直沒有正向的回報,本能的就會走下坡路。因此你需要時不時地給他/她一個正向的推動力。這個是我們一直努力,燃燒自己在做的事。

我們希望我們這些能量,能傳遞給有緣分和我們能聚在一起的音樂人,我們一直在努力,我們也無悔。其實關于我自己的形容我有想“無悔”這兩個字,是的,無悔。

Q:如何選擇新音樂人加入廠牌?

A:篩選標準就是我們廠牌的三個形容詞,跟風格沒關系,任何風格都可以。不說音樂,比如說是一個電視劇或是電影,大家看了你,會感受這個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還是商業的或者不是商業的,是刻意的還是自然流露的。

一個好的作品,就是你看到后,能深受震撼,感到這個人傳達給你的能量,那種想法,他的世界。但是從類型來看,它也可以是好萊塢大片,也可以是一個文藝片。因此風格類型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帶給人力量。

Q:加入Indie Works的原因是什么?

A: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太合是特別好的公司,它是和中國流行音樂幾乎同時發展起來的唱片公司,一直都在。它是一個咱們本土最專業也最合適的平臺,在這個平臺下做自己的廠牌我覺得特別好。

我認為Indie Works非常重要,在現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家都平面化,所有的信息和內容像一灘水一樣,“灘”在那里,所以需要聚合起來,變得更多元。最簡單的一點是,版權即價值,通過聚合,可以拿到你應有的價值。你可以在這個平臺面對更大的受眾。

Q:你認為國內獨立音樂現在最需要的幫助與服務是哪些?

A:宣發和版權增值。實實在在的就是這些了。最需要的。

Q:從成立至今,廠牌在運營與業務方面是否有所改變?

A:傳統的業務沒有變化,做唱片發唱片辦演出這些沒變。不一樣的是隨著各種音樂平臺的發展變化,數字化宣發方式改變了,在新環境下如何更好服務音樂人也需要繼續探索。

Q:您認為,對于當下的獨立音樂人來說,簽約音樂廠牌意味著什么?

A:一是音樂人在廠牌下面,有相對垂直的匯總。二是,現在這個音樂的環境和方式的邏輯下面,需要有個廠牌幫助音樂人明確在整個信息庫里的存在。

我們會在雙方都契合的情況下去討論,然后需要的話,我作為赤瞳的制作人,還是要幫助他們把自己表達得更清晰,也會有一些沖突,但我覺得這都不是問題。

Q:如何評價現在的年輕樂隊?

A:之前樂隊的音樂總是極致濃烈的,年輕樂隊則是“淡淡的”這么一種感覺,這就是當代年輕人的特點。我們當時還有一點怒放,現在年輕人就是“各自花開”,他們可能更現實吧。

原來是“與其茍延殘喘,不如從容燃燒”,現在不是這樣了,就是“淡淡的”那種感覺。

△Click#15

Q:隨著“樂隊的夏天”的播出,今年“樂隊”成為了國內主流市場非常關注的方向,關于樂隊在綜藝節目上是如何呈現自己表達的,你是如何看待的?

A:綜藝是一種現代的傳媒方式,只是“途徑”不同,作品和人是不會因為展示的途徑不同而改變的,我們只是參與就好了。

站在綜藝的角度看,因為節目的容量畢竟有限,上節目的樂隊當然也要適合節目組的要求,然后樂隊自己決定演唱的曲目,公司和節目組方面再給出相應意見,但也只是選取更佳的呈現方式,而不會影響樂隊的藝術。

幾年前開始,有好多主流音樂人拿“獨立”來給作品做標簽,到今年,是真的在玩樂隊的人出現在主流的平臺上,我還是很期待這個節目播出之后帶來的結果。

△刺猬樂隊

Q:覺得赤瞳與其他廠牌的不同之處在于?

A:嗯……它是一個契合的音樂人聚集在一起的,并且不是以某種風格取向來定義的廠牌,我希望大家看到它,就像看到電影里面那個角色一樣。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更關乎人文,我希望它能成為當你想聽到可以擁抱自己內心的音樂時去選擇的廠牌,一個可以作為朋友的廠牌。

Q:如果不做主理人,你會去做什么?

A:種地。人們在社會上做各式各樣的工作,但有一些是創造性的工作,種地這個事如果想種出一個好的東西,一定要有一個好的概念。

比如一種橙子叫褚橙,是一個姓褚的老人在七十多歲的時候自己種出來的,做這個事情就像做一件作品一樣去完成,而不是單純地等著東西長出來。

平常說起“藝術家”都會覺得很酸,但是也有生活的藝術家,你做一個東西如果有自己的想法,那你就是一個藝術家,各個領域都有藝術家。假如我不做音樂,其它的事情如果我挑一件,一定也是可以做一輩子。

赤瞳 Intro:

自2015年成立以來,赤瞳音樂以務實、用心的服務態度,與年輕態、浪漫化的美學品味,迅速崛起并馳名于華語獨立音樂市場。

以敏銳之眼探索優秀的音樂作品,以赤誠之心服務有創造力的音樂人,以正且燃的風氣關注青年的生活狀態,赤瞳音樂旨在面向新一代閱聽人,出品體系完整、制作別致的音樂作品,并通過有效合理的推廣方式呈現給更為廣泛的受眾群體。

編輯:宋子軒

微信:18301091815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獨立音樂廠牌, 赤瞳音樂, 李青,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