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箭少女、五月天到成龍和蔡徐坤,這30首電影推廣曲意味著什么?

吳凌茜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9-02-14 14:27 點擊:
【字體: 】   評論(

好的歌曲能為影片錦上添花,但片方當然不可以只寄希望于音樂營銷能成為救命稻草。

2019年春節小長假結束,一年一度的春節檔電影大戰也告一段落。但作為近三年上映影片數量最多的春節檔,電影推廣曲的音樂營銷大戰還在繼續。

2月11日,票房一路逆襲,最終以20億成為春節檔6天票房冠軍的《流浪地球》,發布了由楊宗緯演唱的第三支推廣曲。轉天晚上,為大家帶來其第三部導演作品《飛馳人生》的韓寒更博,表示沒想到自己演唱的電影推廣曲《奉獻》登頂了亞洲新歌榜。

縱觀亞洲新歌榜,這個眼下流量圈最炙手可熱的音樂榜單之一,從內地榜到港臺榜,近期名列前茅的作品幾乎都是春節檔中包括《流浪地球》、《飛馳人生》等電影的推廣曲或主題曲,甚至僅收獲1.28億票房的《神探蒲松齡》的推廣曲也名列前茅。

據統計,春節檔的八部影片,截至目前,驚人地一共為觀眾們貢獻了30首電影主題曲及推廣曲。

△2019春節檔電影音樂匯總

《流浪地球》請到了火箭少女101“C位”孟美岐演唱首支推廣曲,并有劉歡演唱主題曲《帶著地球去流浪》,后者更是將歌曲的首發搬到了湖南衛視《歌手》節目的舞臺上。隨著影片上映后票房與熱度的直線飆升,又接連推出了由周筆暢與楊宗緯演唱的另兩支推廣曲目。

也許是因為火箭少女的名字,同為科幻題材的斬獲春節檔票房亞軍的《瘋狂外星人》,也找到了火箭少女101為其演唱宣傳主題曲《銀河系Disco》,不過這次是全員。此外,影片還邀請了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龍與兩位主演共同演唱同名主題曲。光是主題曲還不過癮,梁龍近幾天又馬不停蹄地發布了三支電影賀歲單曲。歌曲風格獨特,又融入多種方言以及民俗文化,充滿了過年的熱鬧與喜慶的氛圍。

從歌曲推廣傳播度來看,票房第三的《飛馳人生》的效果無疑是最好的。聽到前奏你就知道是五月天,但這個韓寒+五月天的“懷念青春”組合還是讓很多人僅僅為了留下聽片尾曲,就心甘情愿掏腰包了。1月15日韓寒在微博po出《一半人生》的MV,至今播放量高達2994萬。

而繼上一部作品里樸樹的《平凡之路》大火,這次韓導又請來了高曉松作曲、老狼演唱電影同名歌曲。另外,在片中客串的,近年因翻唱《隱形的翅膀》和《日不落》“反差萌”的騰格爾,也順勢和男主沈騰一起演唱了一支推廣曲。再加上韓寒這些年一改“公知”形象化身段子手,“重拾歌手身份”的一首《奉獻》也在插科打諢中被粉絲送上亞洲新歌榜冠軍,同時MV收獲1113萬點擊。

早在上世紀好萊塢起步年代,米高梅影業的制片主管Irving Grant Thalberg就曾經說過:“沒有音樂就沒有電影行業。”一些好萊塢電影公司甚至會在旗下開設音樂公司,將電影和音樂產業間的聯動價值發揮到最大。

華納兄弟影業起初就為了能在影片中使用音樂,于1929年創立音樂出版有限公司(MPHC),購入音樂版權,并于1930年購入Brunswick公司進軍唱片業。1967年,華納兄弟收購大西洋唱片,1972年再購入Elektra Noneusch唱片,合組成立華納唱片集團(Warner-Atlantic-Elektra,簡稱WEA)。隨后數十年,華納兄弟繼續通過各國收購,發展成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之一。時至今日母公司時代華納已把華納唱片出售,華納兄弟影業與華納唱片仍然在影音互動方面聯系深厚。

高票房電影往往伴隨著爆款歌曲誕生。2018年,電影音樂營銷最突出的兩個案例就是擁有爆款神曲《卡路里》的《西虹市首富》,以及劉若英的導演處女作,擁有包括五月天、陳奕迅等眾多歌手傾情獻聲的青春片《后來的我們》。這兩部影片也在票房上分別取得了25.5億與13.6億的不俗成績。

去年《創造101》落幕后,火箭少女101便成為各大片方的寵兒。據音樂財經統計,截至目前,火箭少女101(包括成員個人)共為13部影片演唱了主題曲或推廣曲,其中還包括漫威的大熱電影《毒液》。

△火箭少女101(含個人)演唱電影推廣曲匯總

而主打青春、情懷牌的影片近些年則更青睞于在90后中受眾廣泛的五月天。從新海誠動畫《你的名字》臺灣上映時的推廣曲《好好(想把你寫成一首歌)》,《后來的我們》的同名主題曲,再到春節檔《飛馳人生》的《一半人生》,或狗血或感人至深的電影劇情,配上阿信為推廣電影在微博寫下的“小作文”,無疑都是影片票房的助推劑。

從一方面看,是片方利用音樂人效應,運用主題曲、插曲及與影片本身調性相同的音樂作品進行推廣,以音樂為手段的營銷方式。另一個角度上來看,不如說是音樂作品借如今火熱的電影市場這股東風,尋求更多元的宣發手段。一首優質的電影推廣曲,生命力會比電影本身更加旺盛。

誠然,好的歌曲能為影片錦上添花,但片方當然不可以只寄希望于音樂營銷能成為救命稻草。決定影片最終票房與口碑的,依然是作品本身經得起市場與觀眾考驗的過硬質量。

例如春節檔中,與票房前三甲“票房與營銷”齊飛不同的成龍的《神探蒲松齡》。為了宣傳自己的新片,成龍找來了如今最火的流量蔡徐坤一同獻唱主題曲《一起笑出來》。影片還聯動抖音進行推廣活動,歌曲一度在抖音上有很高熱度。更曾有消息稱成龍要和蔡徐坤一起登春晚舞臺。

雖然歌曲的播放量數據等各方面都不錯,影片的音樂上也有除蔡徐坤外包括摩登兄弟劉宇寧、張靚穎等的加持,但在電影行業日漸繁榮的當下,在2019年頗為激烈的春節檔競爭中,從影片同蔡徐坤等流量小生雙方幾乎完全不同的受眾層來看,這場仗中墊底的票房也不無道理。

音樂營銷已成為電影工業中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但電影音樂與電影作品相輔相成,才能對電影市場起到更高的正向帶動作用。畢竟道路千萬條,質量第一條。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影視音樂, 春節檔, 火箭少女, 五月天, 成龍, 蔡徐坤,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