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混工程師周天澈:“好好先生”的“自然”忙碌生活

李笑瑩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7-12-08 10:41 點擊:
【字體: 】   評論(

“人重要的是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方向。”

文 | 李笑瑩

校對 | 李雪嬌

編輯 | 李禾子

周天澈一邊看著電視中正在播放的第二季《天籟之戰》,一邊吃著同事剛剛幫他帶回來的芥藍和米粉。身為佛山人的他習慣清淡飲食,從不吃辣,他的脾氣更比他口味要雅淡,永遠一副笑嘻嘻的樣子。但其實他對食物極挑,每次同事問他要帶什么回來吃,他都回答:隨便。可這個“隨便”特別麻煩,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同事忿忿地投訴他:“冥冥之中就有自己想要的答案,卻又不想動腦,為難我們。”

周天澈很難有真正的休息時間,就算在吃飯的同時,他也一直在耳聽心受并默默品評著《天籟之戰》中的音樂,這檔節目他從第一季就開始參與其中了,節目中所有的混音工作都是由他及工作室團隊負責完成的。

△工作中的周天澈

周天澈1988年出生,今年不過30歲。作為國內最頂級的混音師之一,他曾憑其參與錄音混音的莫文蔚專輯《不散,不見》獲臺灣金曲獎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及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錄音獎提名。“年少有為”、“少年老成”是工作搭檔對周天澈的評價。

不是在混音,就是在打開混音文件的路上,周天澈永遠都有著做不完的工作。他將這些工作稱之為“自然直”事件,船到橋頭自然直,做不完也沒辦法,但總是要一件接著一件地做下去。

除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周天澈還要管理工作室的全部事宜。他從沒訓斥過任何一名員工,他認為最有機的管理辦法就是“以自我為標準”,不發脾氣、高質量完成每首歌曲的制作,絕不背后說任何人是非,周天澈對自我的要求也成為周圍同事的學習標榜。一位與他共事多年的女同事說道:“他(周天澈)永遠不急,跳腳的都是我們。我們合作這么久從沒見過他發脾氣,本來我脾氣挺不好,現在都變得溫柔了。我們都是有自我追求和目標的人。”

這位“好好先生”除了性情迷人,工作能力更是得到行業人士的一致信任與肯定。李健、莫文蔚、常石磊、袁婭維等人都與他有著長期親密的合作。有時彼此雙方的意見遲遲不能統一,周天澈會分別按照要求做出幾個不同的混音版本,“都給他們拿回去聽聽,不過兩天他們就會發現哪版更合適。”其實百分之九十的音樂人都會選擇采納周天澈的建議,他對音樂品質的定奪得道多助。

“我沒經歷過學校里分文理科的階段,我一直都是很理性的人。”周天澈這樣形容自己,他說自己的工作更多都是在做理性服務,以錄音為分界點,甚至錄音本身就是一個“挺理性”的東西。

與傳統意義上的藝術創作不同,周天澈負責的混音工序在整個音樂制作流程中屬于偏向理性的工序,而在音樂作品產出的各個工序中,越往后的部分往往越偏理性,所以他的工作常常是在盡可能地優化并實現前方工序的想法。“在把控質量的情況下,我還是會滿足他們的想法”。

這位“理性”混音師與音樂的緣分始于六歲。最初學習電子琴是家人替他做的選擇,跟很多幼兒園大班的孩子一樣,到了上小學的年紀周天澈就暫停了音樂學習。小學六年級開始,他開始漸漸發現自己對鍵盤的即興演奏產生了濃厚興趣。當時的他不愿意彈奏老師安排的作業,沒有任何自己的創作;但即興伴奏不一樣,它的樂趣在于每個人都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于是他和朋友組了一支樂隊,自己也開始寫一些不一樣的音樂。

高二時他轉學到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學習作曲,大學考入中央音樂學院電子音樂中心制作專業。期間他的導師李小兵對他起到了重要影響,“他是對我特別重要的人,在大學時他就給我們特別多的實踐機會,比如說當年CCTV-4的《中華情》,里面有一部分歌曲都是我做的編曲。”

在《中華情》時,周天澈大部分都是在做編曲工作,與錄音混音并沒多大關系。時間長了,他開始對錄音感興趣,慢慢開始了學習,從制作編曲又一步步過度到錄音混音。這段實習經歷讓周天澈幾乎做遍了有關音樂幕后的一切工作,也為他之后的獨立工作提供了最有效的積淀。

讀大學二年級時,周天澈通過他幼兒園時的伙伴加入到G-ELEVEN樂隊做鍵盤手。這是一支Jazz Rock風格的樂隊,2009年1月1日,樂隊發行了一張同名EP《G-ELEVEN》,其中歌曲《Walk Slowly》、《誰是誰的誰》得到不少好評。隨后周天澈跟著樂隊去了很多地方演出,對當時還有些稚嫩的他而言這是一段難忘又特別的經歷,不僅為他積累了不少流行音樂圈的人脈基礎,還提高了他的音樂審美。

雖然享受過舞臺前的榮耀,但周天澈還是覺得幕后工作更適合自己。“人重要的是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方向,我想要做一份可持續發展的工作,臺前的工作對我而言可能不會長久,唱歌、彈鍵盤我都不可能做到頂峰,但做幕后我覺得自己還是有希望達到頂峰的。”

周天澈現在的工作量一直處于超負荷狀態,當問到他近期的合作對象有哪些時,他拿起手機,看著備忘錄一個個的讀了起來:比如莫文蔚,比如何潔、比如彩虹合唱團、比如許鈞、比如趙英俊,比如……

“工作是永遠也不會做完的,我就是很不完美,有什么辦法呢?”周天澈無奈又嬉笑地說著。

以下內容整理自音樂財經與周天澈的對話:

有過不喜歡的音樂人一定要找你合作嗎?

周天澈:避免不了,但我們的收費價格會幫我過濾掉一部分客戶,能接受我們收費的客戶的作品一般都不會太差了。

你脾氣太好了,都是怎么過濾掉負能量的啊?

周天澈:沒什么事是大不了的,我就是比較樂觀,生氣不是自己難受嘛!

△周天澈:“虐狗”是我的唯一發泄,哈哈

你朋友肯定都特喜歡你。

周天澈:我這人比較安靜,跟熟人在一起就更安靜了。有時候我們可能吃飯整個過程我都不說話,大家都在那發呆,有必要的時候我再說幾句,很正常,老了。

沒到30歲呢,也沒脫發怎么就老了?

周天澈:可能是遺傳,我爸我媽都沒脫發。但我胖了,現在都136斤了,年輕的時候就120斤。這是鐵的規律,人越來越容易胖,代謝慢了就胖,沒辦法。

同級別的同行里面你是最年輕的啊!你同學們做音樂行業的多嗎?

周天澈:多數都不是了,九大音樂學院出來的人,繼續沿著學校學的專業發展的人其實很少。女孩子多數都是回家生孩子結婚去了,或者更多的就是有一個中間的區域,教學生。比如說去一個琴行或者是自己開一個琴行教學生,這樣也很好,生活很安逸,收入也不錯,現在學音樂的小孩太多了。

你現在的收入怎么樣?之前說整個工作室和團隊一個月消耗就有20萬?

周天澈:你想想房租、人工什么的一個月20萬太正常了,再加上設備折舊、裝修折舊。

當時修建這個錄音棚前有算計過嗎?

周天澈:當時想的老簡單了,就想有一個能錄弦樂的地方就差不多了。結果跟預算差太多了,比如說這個地板,我想選好一點的,那就好一點吧。那地板都好了,是不是沙發也應該好一點,就這樣。

整個裝修過程都是你自己親力親為的嗎?

周天澈:肯定親力親為,特別親力親為,畫圖紙、選材料等等都是我和我當時的合作伙伴親力親的。其實也有專業裝修錄音棚的,一方面是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就是我自己本人的要求也特別多,因為這個錄音棚的裝修都特別講究。比如說屋子的形狀和長寬比例,整個屋子都是沒有平行墻面的,沒有一面墻和另一面墻是平行的,都是梯型的。因為平行墻會讓聲音一直在一個地方彈來彈去,如果是斜的就會亂彈,不會輕易產生一個我們叫駐波的東西。這樣的講究太多了,我能跟你說上一萬年。

那你對自己的定位還是混錄工程師嗎?

周天澈:現在更多的是混音吧,錄我自己很少錄了。


同時跟很多歌手合作,不會覺得有點分裂嗎?

周天澈:其實對于我這樣的一個錄混工程師來說,直接對到歌手的這種情況比較少,中間主要是制作人,我跟歌手之間還隔了很多工序。

制作人代替歌手跟你溝通,不會有影響嗎?

周天澈:有些歌手和制作人是同一個人,比如說常石磊,這樣我們會直接討論。但很多時候制作人就是歌手的發言人,我覺得這樣挺好,歌手跟制作人討論完,再有一個人統一來對接一件事比很多人都在跟我說要好。有些歌手往往會直接傳遞自己的很多的意見給到我,比如李健,袁婭維,這樣也挺好的。

在正確的方向上,對我們的要求越多,可能做出來的東西也越能越接近完美,我的工作就是需要特別細致,要很細心的做每一件事。而且制作人和藝人和廣大聽眾的語言是不一樣的,所有成熟的工程師都會有一個自己的“翻譯系統”,就是把制作人和藝人的話翻譯成我們相應的技術操作,比如EQ在哪個頻段加多少db, 哪個樂器在哪個段落減弱一些,就是類似于這樣。

所以說制作人也真的很重要。

周天澈:制作人就像提取種子和種植農作物的人,在音樂行業里面這個工作就是制作人或者是唱片公司的企劃之類的在做,反正簡單的說就是挑起這個事的人。這個人得種菜,得維護那個植物,還得收割,收割完了之后還得洗菜還得備菜,這就是制作人。

制作人他必須很懂音樂,就像餐廳的總廚,他可能不會親自做一份牛排,但別人做完之后他可能會嘗一下味道,他身上永遠會有一個叉子或者小勺以便于隨時品嘗食物的味道,他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要對產品質量方向有一個總體的把控。

為什么很多音樂人喜歡找國外的制作人呢?

周天澈:其實是我們的理念不一樣。不僅是音樂行業,比如說畫畫做設計,因為國家不同,大家的成長環境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接受到的價值觀和審美是完全不一樣的。我的理解就是說其實純論這個專業水平的高度來說,我們并沒有差得特別多,因為現在國內各行各業頂尖的也很厲害,不比國外差。為什么要找國外的制作人,因為很多人一直以來都是跟國內的音樂人合作,他想要嘗試一些新的感覺,簡單來說這個東西很難說誰好誰壞。

比如說就拿混音來說,某知名歌手,一直找一位某知名混音師合作了十多年,出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歌曲,但是這個時代在變化,膾炙人口的歌曲形成了一個模式之后,由于很多新的人出現很多老的這種經典的歌手也要尋找一些新的感覺,新的感覺從哪里來?他在國內這個圈子一直都是找的最好的混音師,多多少少會形成一些固定的、或者類似的模式。但是他想找一個從根本上就不同的感覺,可能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直接去尋找一些其它國家的優秀人才合作了。

音樂人的不斷嘗試也會讓你們不斷學習。

周天澈:可能我接觸的音樂人多數都走在市場的前沿,比如說最近我有特別多HIP HOP的東西要做,還有很多電音的東西要做,我就一定要關注這些最新的東西。可能我手上需要做的混音風格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現在音樂市場最當紅的風格。

現在你的技術團隊有多少工作人員?

周天澈:算上我自己,固定的工程師有7個人。

沒想過擴大運營規模嗎?

周天澈:想過,但是不能急,我覺得還是要以整個工程師團隊的成熟度提高和產能提高為先行條件,逐步帶動運營規模的擴大,我們這個行業的核心還是人才,人才問題這個解決了什么都好解決。如果單純的從業務量和場地規模擴大,你很快就會遇到人才跟不上的問題。可塑性強、悟性高、音樂基礎好的錄音混音師是最最重要的,我覺得這個比場地設備都重要太多了,因為這是用錢解決不了的。

一般來說要學多久才能獨立真正的從事錄音混音工作呢?

周天澈:我遇到過最快的就兩三個月,真的特別快。但這種是極少數的,這個人本來音樂造詣久就很高,有一門特別精通的樂器,對音樂制作的其它流程已經很熟悉了,他自己也玩樂隊也編曲,就差錄音混音這塊要學。但如果其它內容都不是很了解的話學起來就會很慢了。

對沒有基礎的又想從事混音工作的人群有什么建議?

周天澈:建議其實就是要多聽音樂,建立一個很好的音樂審美,同時有可能的話,要練習一門樂器,甚至有條件的話,組組樂隊什么的。音樂的底子其實是最重要的,因為技術什么的可以很快的學會,只要有人教不是問題。但是音樂的造詣,審美是很難速成的。還有需要比較聰明,容易接受新鮮事物,悟性要比較高。

自己現在在混音這個事業上有什么想法?

周天澈:其實我一直致力于把我自己塑造成一個“毫無聲音特點”的混音師,“毫無聲音特點”指的是我眾多的混音作品都不會呈現出一些既定的聲音特點,比如某個頻段會比較突出,某種混響延時的運用會經常出現,某些樂器有固定的處理方式而很容易通過這些判斷這個作品是我的混音作品等等。

我希望我混音出來的作品都能有共同的一個“高級程度”而不是有共同的“聲音特質”。同事我希望我自己的出品能一直保持盡可能強的音樂活力和盡可能大的聲音可塑性。能做出各種聲音方向迥異但都很高級的混音作品。每個混音師其實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聲音特點,而我希望這個行業里能有很多個“我”,每個“我”專注的聲音風格方向是不一樣的。可以滿足各種音樂人不同的需求。

然后隨著這個錄混產業的發展,我也不希望存在一種行業壟斷的感覺,這應該是一個健康的百花齊放的圈子,各位不同“路子”的工程師們,應該多多加強交流,相互學習相互滲透,而不是相互競爭相互封閉情報,有很多時候專業交流和業務情報互通對大家業務水平進步都是很有幫助的,從側面也能推進整個行業的發展。

△生活中的周天澈

有想過為什么很多音樂人喜歡找你合作嗎?

周天澈:最大的原因,一定是我比較好說話,比較好欺負。其次,才是混音本身,哈哈。混音這個工作大致上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一些基本的“規定動作”,第二個層次是混音的“二度創作“部分,隨著現在我國音樂市場的飛速發展,我國音樂人們的審美高度也跟著提高了不少,“二度創作”的部分變成了越來越重要的一部分。我自己分析找我混音的客戶可能一般都是會比較期待我的二次創作,所以我收到的案子好像真的都是那些不那么常規的新奇一點的音樂風格居多,當然這些音樂混起來也比相對常規的音樂風格費時間,但是我感覺很有趣。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周天澈, 錄混工程師,
  • 相關文章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 我摆摊卖饰品不赚钱怎么办 做完美是靠什么赚钱 主机gta5股票赚钱攻略 g片赚钱吗 友邦保险代理人赚钱吗 澳门兑换澳元赚钱 好卷赚钱模式 抖音刷视频赚钱教程 狂战传说怎么赚钱 赚钱宝跑分支付宝 滴滴赚钱的车 任丘蕾莎卖小吃赚钱吗 免费喝茶赚钱 如何搞自媒体创作赚钱 美容赚钱还是美体 玩天龙八部手游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