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網易云太合快手等十幾家平臺達成了轉授權協議,下一個是阿里音樂,TME這個階段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對話彭迦信、吳偉林

安西西  | 音樂財經CMBN |  2017-09-12 10:15 點擊:
【字體: 】   評論(

“這真的是中國音樂行業最好的時代。”

文 | 安西西

校對 | 李雪嬌

編輯 | 董露茜

9月11日,新加坡Ritz-Carlton酒店,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在All That Matters舉辦了自新音樂集團成立以來的首次論壇,這也是TME的首次國際亮相。All That Matters是每年于新加坡舉辦的B2B國際交流平臺,集合了音樂、體育、游戲、網絡媒體和市場營銷行業的從業者。

在今日下午3:30的騰訊專場中,彭迦信代表TME上臺做了主題演講,面向國際同行,他分享了諸多關注中國音樂市場的數據。譬如,這是一個音樂消費日漸多元化的市場,相比2014年的播放量數據,Punk增長了60%的市場份額,電子增長了44%,海外OST增長了41%,舞曲增長了38%,Rap增長了33%,Folk增長了33%,更有意思的是,像《中國有嘻哈》和《明日之子》這樣的頭部網絡綜藝同樣成為音樂內容消費的主要驅動力之一,綜藝節目OST帶來的每天的音樂播放量超過了2億。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社交互動創造了諸多音樂消費的新方式,譬如超級偶像和粉絲之間的關系、KOL和樂迷之間的關系、朋友之間的音樂分享等等,都給音樂消費創造了更多可能性。

當晚18:30,TME在同一地點舉辦了戶外泳池派對,在簡短的開場后,來自云南的雷鬼Kawa樂隊和蒙古搖滾生力軍“熱地樂隊”先后登臺演出,BIGBANG的勝利也出現在派對現場,使用流利的英文與TME高層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娛樂行業從業者交流。有意思的是,根據TME數據,去年YG娛樂旗下僅BIGBANG在TME的數字專輯就銷售出去接近500萬張,累計營收近2500萬元,YG的整體市場份額也增長了接近5倍。

2016年7月15日,騰訊將旗下的QQ音樂與中國音樂集團合并,通過資產置換的方式成為新的音樂集團的最大股東,彭迦信出任CEO,吳偉林出任副總裁。截止目前,新公司成立已經一年多了,在這一年里,TME迅速發展,特別是2017年3月,TME宣布獲得環球音樂的詞曲獨家代理權,2014年,騰訊獲得了華納的音樂版權,兩年后獲得索尼的版權,至此,三大音樂公司的獨家版權都集中在了TME手中。

消息傳出后,曾引起音樂行業的廣泛熱議,看起來,騰訊進一步收割了存量市場的版權,意圖通過擴充曲庫達到擠壓競爭對手的目的。但顯然,從騰訊的角度來看,它現階段的目的并非如此,都小看TME了,騰訊更大的想法是打擊盜版,在此基礎上它會積極代表唱片公司做轉授權,在生態基礎上,推動用戶付費,圍繞生態里的用戶玩出更多的商業模式。據音樂財經了解,TME與超過200家數字音樂版權方達成合作協議,正版曲庫共擁有1700萬首,截止目前,TME與網易云音樂已經正式達成了500萬首歌曲、涉及40多家音樂廠牌的轉授權協議,而且達成轉授權協議的平臺多達十多家,包括網易云、太合、唱吧、映客、快手及Spotify、KKBOX等。

在Music Matters論壇之后,音樂財經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首席執行官彭迦信(Cussion Pang)及副總裁吳偉林(Andy Ng)在酒店二層小型會議室做了一個簡單的面對面訪問,在談到上一次來Music Matters還只是QQ音樂,這一次是代表整個集團時,吳偉林感嘆道,“這真的是中國音樂行業最好的時代。”

吳偉林在加入騰訊之前是在諾基亞工作,那時眾多國際唱片公司已經放棄中國市場,很多人邀請他去參加論壇,他都不敢上臺,難道講盜版嗎?吳偉林表示,這兩年來,真的很感謝政府給力,和行業一起打擊盜版,現在很多盜版內容網站都下線了。“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愿意付費,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過去一兩年,李宇春、鹿晗、吳亦凡他們的作品確實不錯,為什么不錯呢?因為有收入了,他們愿意花更多的精力做出好作品給用戶。”

9月12日早間消息,阿里音樂集團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共同宣布,阿里音樂集團與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雙方達成版權轉授權合作,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將獨家代理的環球、華納、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與YG娛樂、杰威爾音樂、LOEN等優質音樂版權資源轉授至阿里音樂,曲庫數量在百萬級以上,同時,阿里音樂獨家代理的滾石、華研、相信、寰亞等音樂版權也轉授給了騰訊音樂娛樂。

此次阿里音樂和騰訊音樂娛樂版權轉授權合作的達成,在目前行業環境下是大勢所趨,版權轉授權能讓優質的音樂內容得以在更多音樂平臺惠及用戶,以此次阿里音樂與騰訊音樂的轉授權合作為例,這意味著BIGBANG、周杰倫、李宇春、蔡依林、TFBOYS、蘇打綠等歌手的歌曲都能在阿里音樂集團旗下的蝦米音樂同步收聽,而五月天、林宥嘉、田馥甄、李宗盛等歌手的歌曲也都會向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的用戶開放。

以下是部分訪談內容:

音樂財經:您2008年加入騰訊后負責社交網絡的產品和業務管理,有較長一段時間在騰訊游戲工作,后來才轉到了音樂業務。我們知道騰訊游戲做得非常成功,你在游戲領域的成功經驗會借鑒到音樂行業嗎?

彭迦信: 那時我正好遇上騰訊走開放之路。我們做游戲研發時會和行業里做得好的公司合作,我們愿意做一個非常開放的平臺,但同時,我們沒有放棄在某一個領域里做更專心更值得專注的事情,我覺得騰訊那時走了非常成功的一步,所以我們在互娛的工作拿來音樂行業是可以借鑒的。

第一、開放。我們是一個平臺,我們如何和行業里好的內容放去合作,我們怎樣和線上線下的供應商更好的合作?音樂是一個很傳統的古老的行業,我們去談的時候不要用帶著太多互聯網思維,而是更多的換位思考;第二、生態。大家如果有理解的話,騰訊的游戲事業群不叫這個名字,我們叫互動娛樂事業群,我現在在的集團叫騰訊音樂娛樂,都帶有娛樂這兩個字,所以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可以借鑒的地方是“生態”,IP是本來的內容,原創很關鍵,我們會拿到小說動漫的IP再做游戲,通過做游戲還有很多周邊的機會,變成泛娛樂的生態。從音樂角度也一樣,我們希望不單單有內容,我們希望有好的音樂IP,可以延伸出去有更多不同的商業模式;第三、培養付費。用戶愿意在游戲里花錢 ,你要讓用戶覺得值,游戲進入的門檻比較低,可能是免費的游戲,但如果你要玩得好,你在里面要獲得更多樂趣,你要花錢,是你覺得有價值你去花,我們做音樂也一樣。我們帶了好多運營游戲的概念去運營我們的音樂,你現在買數字專輯,有特別的銘牌給你,用戶會為了確保拿到這個就會多買數專,買很多的時候是一種炫耀,讓用戶獲得另外一種滿足感。

△彭迦信

音樂財經:現在大部分的曲庫版權都在TME手中,除了錢以外的因素,為什么這么多唱片公司都能談得下來呢?

彭迦信: 為什么三大首先要把版權都拿給我們做?原因在于三大在全球的生意做得很大,有很強的專業能力,但他們經營到國內市場時遇到了很多挑戰。騰訊是最早讓唱片公司覺得我們是實實在在做事情的,而且我們能幫他們解決盜版的問題,因為如果解決不了盜版的問題,那整個市場就沒辦法起來了。騰訊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因為哪怕我們吃點苦也要做。為什么說吃苦?因為我們拿版權,其實首先要給版權的保底,版權引進來,我們還要去打擊盜版,如果盜版打不好,我們的錢就打水漂了,但我們還是愿意先去做這些事情。

當然我們也看到很多音樂平臺在早期,因為盜版擴大了自己的用戶規模,所以如果你問它什么時候賺錢,它會說先做大然后融資,但它最后還是要賺錢。不管怎么樣,我們選擇了最辛苦的一條路,踏踏實實和唱片公司做生意。

我們希望把這個行業做好,用戶其實是愿意付費的,在游戲行業里面,我們對用戶的理解太深了,在中國市場發展得越來越好的時候,用戶有這樣的經濟條件去為娛樂花錢。

從唱片公司角度,我們的合作里面,我們更懂得如何與他們交流,因為很多時候他們做內容文化,就像剛才說的,確實和互聯網思維有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時候還是需要更多的換位思維,騰訊在介入內容行業的互聯網平臺中還是走得比較靠前,方方面面的條件加起來,我們真的是拿成績來說話。

而且,我們拿到的版權都會做轉授權給其他的音樂平臺,我們的條件是一定要遵守市場的知識產權,你必須不能亂來,不能盜版,你拿了我的內容就不合適了。因為我們是代表唱片公司作為總代理,我們有義務和責任保障他們的權利。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真的頂住了好大的壓力。

音樂財經:對于TME來說,未來行業的競爭,是存量曲庫更重要還是新內容呢?

彭迦信:兩個方面都很關鍵。電影下載下來重復看很多遍的畢竟是少數,大家更期待的是新電影,但音樂不一樣,最成功的音樂真的可以紅幾十年,在不同的環境里,每一次去聽一首歌還是會有不同的感受。

從整個文化娛樂市場來看,音樂的存量內容確實還是非常關鍵的一部分,但我們更需要的是新內容,因為畢竟每一代人的文化都有演變,歌詞里講的話和以前也不一樣,為什么近期有一些節目出現特別多受歡迎的(新歌),因為它們符合年輕人的需求,在講年輕人的語言,會有共鳴感,傳唱度也很高。

所以,音樂的存量內容很重要,但如果新內容不出來,我們的音樂市場不會獲得發展,我們必須要去扶持音樂人做更多的新內容出來,這是未來成功的關鍵因素。

音樂財經:目前付費數字專輯這一商業模式已經被驗證了成功性,TME如何面對不同歌手/音樂人的新內容設計不同的付費方案?

彭迦信:要分情況,對于音樂數字專輯如何成功?第一,必須要有粉絲基礎,最成功的一定是頭部的擁有大量粉絲的藝人,比如鹿晗、李宇春也好,吳亦凡、陳冠希也好,我們在合作時會非常坦誠,不會擔心,他們做數字音樂專輯一定會成功;第二、如果是一個普通的音樂人,嚴格來講,我們也可以發數字專輯,但對藝人來講,這真的好嗎?因為發行數專意味著用戶一定要單獨購買才能聽歌,其實不單獨發數專,放到包月里面,我們包月付費用戶也可以聽,但是傳播性就會大很多。第三、其實對于一些獨立音樂人來說,發行數字專輯也OK,因為他們已經有一批沒那么多但很忠誠的粉絲,專輯不需要賣出周杰倫那么多的量,也是可以的,音樂人也很高興。所以,模式是死的,合作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嘗試,我們希望最終通過運營內容和用戶,達到用戶、唱片公司和平臺的三方共贏。

音樂財經:TME推出音樂人扶持計劃,這方面會和唱片公司有利益沖突嗎?

吳偉林:我們的策略是扶持,和其他平臺的想法都不太一樣,我們不會偏向于去和藝人簽經紀合約,通常簽的還是互聯網的授權協議(Licensing),也會有一些Marketing(市場營銷)的合作,我們會做一些線下的合作,這些Marketing的部分可以在合約里體現。我們希望更多的唱片公司可以看到音樂人,也包括我們會介紹一些獨立音樂人給唱片公司,還是希望唱片公司可以和他們簽合約。我們沒有沖突。

△吳偉林

音樂財經:騰訊是環球、華納、索尼等唱片公司在中國的獨家代理,在版權方面,我們知道除了錄音版權的管理,詞曲方面的授權真的是非常混亂,大家也不是很了解,TME如何幫助詞曲作者呢?

吳偉林:透明化吧。過去沒有人在詞曲方面有清晰的認知度,很多涉及到音樂的平臺公司,會說我已經和唱片公司達成了授權合作,有錄音制作權,但其實他們還沒有意識到,一首歌除了錄音制作權,還有詞曲的權利。所以,我們現在發力這一塊,希望在一兩年之內,把詞曲版權梳理得更加清晰。

音樂財經:現在騰訊已經和映客、快手、唱吧等泛娛樂平臺達成了轉授權合作,很多短視頻泛娛樂平臺發展得非常快,音樂曲庫也是這些平臺的基礎,但好像都不在騰訊曲庫的轉授權名單里。你們會提起訴訟嗎?還是正在談判中?

吳偉林:我們在談判中。他們很厲害的,有一大堆的法務,在研究會不會被告等等。它會把一些不是很完整的內容,拿10秒、20秒、30秒去用。從我們法務取證的角度,存在的一個難題是這到底是推廣使用(Promotion Use)還是真的是侵權?因為我們和唱片公司達成的合作其實是一整首歌曲,比如三分四十九秒,它突然斷開,就有很多擦邊球。其實現在你提到的這些平臺,我們都有很大的可能達成合作。一旦我們達成合作,也會把合約的時間挪到它侵權的時間之前。達成共識之后,我們會解決現階段以及以前侵權的事實行為。我覺得還是OK的,因為還是要看這些平臺的態度。

音樂財經:除了網易云音樂、太合音樂集團等,我看到騰訊也和Apple Music、Spotify、Deezer、KKBOX等平臺達成了轉授權合作,Apple Music已經進入了中國市場,但是Spotify并沒有進入內地市場。TME和海外音樂平臺的轉授權協議主要是哪方面?

吳偉林:其實我們也有代理很多華語音樂在全球上架的權利。

舉例來說,在中國,李宇春肯定是所有人都認識她,但是在國外有可能很多人不認識她,過去接觸的一些音樂平臺可能也不是很懂她。所以她和我們的戰略合作里面包括了全球市場,我們會把春春的音樂內容發行到Apple Music、iTunes、Spotify、Deezer等平臺上線。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騰訊, 網易云音樂, 阿里音樂,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 江苏快三今天的预测号 3d试机号30期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 网易五分彩走势图 汽车砍价师赚钱吗 今日安徽快3开奖走势图 盘点这几年最赚钱的行业有哪些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官网 11选5玩法 打字赚钱有打码和录入 广西快三logo 168娱乐注册 有电脑在家能赚钱吗 波克安徽麻将下载安装 湖北30选5预测 江西时时彩不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