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演唱會一茬接一茬,有多少能賺錢?

chinambn  | 東莞時報 |  2014-11-03 17:35 點擊:
【字體: 】   評論(

在莞舉辦演唱會最大的壓力是票價賣不高,個唱沒有大腕則拿不下來,但大腕太貴,莞人又只認香港明星。選擇拼盤演出是一種市場選擇的結果。

今年東莞的演唱會似乎特別火,尤其下半年更是有點扎堆,從王杰的個唱,到鄧紫棋、林志穎領銜的巔峰演唱會,王力宏、容祖兒、曹格領銜的魅力東莞巨星演唱會,再到即將開始的黎明、韓紅領銜的亞洲巨星演唱會,以及12月6日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二季)》群星領銜的歌王盛典,一茬接一茬,讓人應接不暇,這是以往都沒有過的。但在這如火如荼的勢頭背后,是東莞演唱會市場的崛起,還是只是一場投機的虛熱?

記者通過采訪演唱會舉辦單位、媒體娛樂總監、本土音樂電臺、本土場館和市民,試圖將東莞演唱會市場的現狀、問題和改進舉措一一呈現,或許能讓你了解轉型期中東莞的活力或煩惱,預見東莞演唱會未來。

現狀很繁榮

演唱會這種文娛形式,正好彌補了東莞文娛消費的缺口

近日,位于寮步的新籃球中心,又一次迎來了熱鬧非凡的景象,因為一場由王力宏、容祖兒、曹格、弦子、蘇醒等明星組成的拼盤演唱會在此拉開,當王力宏出場時,尖叫如潮水涌起,場外沒有票進不了場的歌迷圍繞著籃球館或焦急無奈,或與黃牛討價還價,路邊則停滿了私家車。據該中心相關負責人胡志強介紹,該中心今年才開始投入使用,主要用于籃球體育賽事,也做一些演出等,從8月30日王杰個唱開始,今年已經舉辦了三次演唱會,票基本全部賣出,比較火熱。但對演出的收益情況,他表示不太清楚。

鴻潤集團董事長劉有為告訴記者,其旗下的鴻凱泰和廣告公司與湖南衛視合作,今年12月6日將在東莞體育場舉辦一場由《我是歌手(第二季)》群星領銜的歌王盛典演唱會。他對東莞目前的演唱會市場表示很樂觀,認為它正在逐漸成熟,并且有巨大潛力。劉有為分析,東莞經濟發達,富裕人口多,消費能力比較強,市民對文化的需求本來就很大,加上今年東莞娛樂行業的整頓和規范,目前文娛消費的缺口比較大。此外,東莞外來人口多,青少年群體巨大,且文化背景不同,而演唱會的文娛形式比較大眾,正好彌補了這個缺口,可謂運勢而生。

“東莞的市場是一年比一年好。這從演出資源,到觀眾欣賞水平的提高,都可以看出。”玉蘭大劇院相關負責人也這樣告訴記者。“這可能是一種虛熱,只是一個短期行為。”東莞微電臺“音樂很忙”的總監謝曉波卻對今年演唱會熱表達了另一種看法,他表示,東莞是一個二線城市,城市除了老板,就是打工人員,作為中間階層的白領、金領還不夠壯大,加上市民習慣贈票,因此目前市場條件還不完全具備。

且今年的演出大多是“拼盤演出”或巡演,并非巨星專場,“明星有空就來一下,撈完金就走人”,隨意性較強,加上寮步新建的籃球中心,能容納1.8萬人,為演出提供了較好的硬件設施,共同促成目前的這個局面。“當然,東莞是一座年輕人的城市,互聯網時代的年輕人消費能力和習慣也慢慢在改變,隨著東莞城市轉型,中間階層壯大,演唱會成為重要產業,或許有可能,但這需要很長的培育時間,我個人目前還是持著一個悲觀態度。”謝曉波說。

問題很實際

公共交通不給力,看完演唱會你讓歌迷怎么回去?

東莞市位于廣東省中南部,東北與惠州接壤,西北與廣州隔水為鄰,南與深圳相連,毗鄰港澳,處于廣州至深圳經濟走廊中西間。北距廣州59公里,東南距深圳99公里,距香港140公里,基本在1-3個小時的車程。

“這樣的位置比較尷尬。”愛稻草網工作人員劉濤表示,廣州、深圳、香港都是一線城市,演出市場非常成熟,場館、配套設施,操作團隊的專業度、演出數量和類型都是東莞難以比擬的,即使是佛山、中山都可能比東莞好,“東莞人看演出的選擇太多,不一定要選擇在東莞本地,而其他地方的人看演唱會一般會選擇廣州、深圳、香港等地方。”劉濤說。

謝曉波也比較認同這個看法,他說,至于惠州、河源等距離東莞較近,且市場不如東莞的城市,卻“太窮了”,因此在東莞舉辦演唱會的主要消費群體只能是東莞本地人。

另外東莞的城市結構也是個問題,“東莞市很富裕,有錢人很多,但城市構成基本還是城鎮聯合體,這導致了人口、經濟比較分散,人氣不集中。”謝曉波說。

南方某報的娛樂總監ayong也表示認同:“東莞太散了,經濟和人口都不集中,沒有一個像樣的中心區。人口和經濟稍微密集點的,也只有東城、南城、厚街和虎門,彼此又有一定距離,這樣舉辦演唱會很不好做宣傳。”他補充道,加上公共交通不給力,從其他鎮街到演出地點看演出,來回要幾個小時,“看完演唱會,你讓歌迷怎么回去?”

免費票和折價票,是吸引市民的重大原因之一

東莞市民沒有買票進劇場的習慣,似乎成了很多人對東莞市場的共識。在記者采訪的幾個人物中,他們都表達了這個看法。謝曉波表示,“因為是城鎮聯合體結構,東莞市民的小農意識還很強,明明很有錢,但買個菜都要討價還價。因此在東莞演出門票很難賣出去。”

在采訪市民過程中,不少市民表示,要看有沒有折價票或贈票,明星是不是自己喜歡的,演出形式是怎樣的,是個唱還是拼盤演出等。“除非送票或免費,否則不會去。”像孫先生這樣明確回答記者的也不少。

“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有大把的各種演出的免價票。”作為某報文體記者的譚小姐表示,經常有親友,甚至親友的親友問她要贈票。

“東莞市民的這種有錢不買票卻愛等贈票的習慣,跟政府的一些措施有關。”謝曉波說,政府一直在努力建設“文化名城”,除了建設大量的文娛設施外,還會引進演出節目,并通過贈票或低價票,吸引市民觀看。“這種文化建設在早期是必要的,可提高市民素質,豐富市民文化生活,加強城市精神文明建設,但也慣出了市民的依賴性。”

據玉蘭大劇院相關工作人員介紹,玉蘭大劇院每年有上百場各類演出,其中演唱會雖然不多,但因為票價低座位少的原因,效果都很不錯,基本都滿座。“有一次,光良的個人演唱會,上午9點開始賣票,10點半就全部賣完。”

“同樣的演出在我們這里,票價往往是廣州、深圳的一半或1/3。”上述工作人員表示,“這跟玉蘭大劇院承擔著我市文化建設的重要任務,得到市政府的相關扶持也有關。”

據市文廣新局有關人員透露,低票價和贈票的存在,讓玉蘭大劇院每年都需要政府投入近900萬元的補貼才能正常運營。

東莞的場館不像廣深有市場意識和熟練的市場化操作

在東莞市區范圍可供選擇的演唱會舉辦場館不多,除會展中心外,就是體育中心籃球館和玉蘭大劇院,其中體育中心籃球館是CBA總決賽常年使用的場館,座位數只有4000多,且并非專業的演唱會場館,設計上也與演唱會的要求有所區別,“而且外場比較遠,場館有些老舊。”ayong說。玉蘭大劇院則是綜合性場館,“座位只有1600個座位,對人氣旺的歌手來說,市民連搶票的時間都不多。”該館上述工作人員說。

體育中心體育場倒是可同時容納2萬人,但單場租金就高達30多萬元,是會展中心的3倍,而且室外場辦演唱會成本極高,舞美設計、音響設備、安保配置等算下來的費用也會翻倍。ayong表示,2010年的時候,他們在這里舉辦周華健的個唱,有企業贊助,在收益上才勉強打平。

“如果不能確保像張學友那樣吸引到2萬人進場觀看,那也是必虧的。”劉有為也表示,他們這次的歌王盛典演唱會如果不是考慮到是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二季)》的明星、團隊和全球頂級音響設備,以及有湖南商會的支持,估計也不會選擇這里。而新建的寮步新籃球中心,有1.8萬個座位,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但和體育中心籃球館一樣,并非專門為演唱會設計的。

因為缺乏專門針對演唱會的場館,場館“對開演唱會配合度不夠,甚至不好。”ayong表示,東莞的場館不像廣州深圳那樣有市場意識和熟練的市場化操作,還有“國企的辦事思維,不僅缺乏專業運作程度,有時候還要送紅包,不送還不行。”另外,為演唱會服務的配套設施也不足,比如停車位,公交配送等。“東的安保費用也偏貴,一場不大的演唱會,沒有20萬拿不下,在一定程度上讓舉辦方為難。”ayong說。

未來在改變

從拼盤和小規模演出做起

“因多方原因,在莞舉辦一場演唱會,成本不菲。一些知名度歌手,票房收入也往往抵不上成本支出。”玉蘭大劇院的工作人員表示,為避免“入不敷出”,主辦方只能想辦法予以“折中”。

“在莞舉辦演唱會最大的壓力是票價賣不高,個唱沒有大腕則拿不下來,但大腕太貴,莞人又只認香港明星。”劉有為也表示,選擇拼盤演出是一種市場選擇的結果。

另外,拼盤的方式也很靈活,可充分為歌迷考量,根據舉辦地的具體情況,在明星類型、年齡跨度和地域選擇上靈活調整。“比如這次的歌王盛典演唱會,有韓磊、梁靜茹、陳志鵬、蘇妙玲,充分考慮到60-90后的不同年齡的歌迷;地域方面,韓磊是東北的,羅綺是江西的,辛曉琪與陳志朋是臺灣的,梁靜茹與茜拉是大馬的,路虎與蘇妙玲是廣東本地的,可以唱粵語。”劉有為解釋說,拼盤可以起到“廣撒網,多捕魚”的效果。

當然,拼盤演唱會也有不足,“如果是我,我不會去看拼盤,個唱大多是精心準備過的,樂隊、音響、舞美等方面都好很多。而拼盤的明星,大多隨便唱一兩首歌就走了。”ayong說出了很多人對拼盤演出的想法。對此,劉有為也承認有這個情況,為了規避這個,他才選擇跟湖南衛視合作,用湖南衛視的團隊和設備。

謝曉波也提出建議,在東莞還可以多嘗試規模較小的比較有特色的小劇場、小演出,比如松山湖公園舉辦的LIVE演出。據悉,今年該公園已經舉辦了四五十場演出,有新西蘭樂隊演出,也有德國樂隊MONTA的演出,現場效果比預期的好很多。“這說明東莞中間階層的文化消費能力和品鑒能力是很強的,只是目前還不夠壯大。”謝曉波說。

此外,通過院線演出的形式,也有利于降低演出成本。“比如舉辦一場演唱會,需要10萬,但舉辦30場同樣的演唱會,在運營方的全國院線巡演,平均一場的價格就降低了。”該館上述工作人員指出。

政府可以適當加以引導

東莞處于轉型升級階段,近年來城市進程推動也比較迅猛,中間階層也在逐漸壯大。東莞又是一座年輕人的城市,充滿活力,他們的消費能力和消費習慣都與上一代人不同,也擁有更多消費不同文化的能力,他們喜歡聽歌、旅游、電影、演唱會等,隨著時間積累,必然出現聚合效應。

“但東莞演唱會市場需要長時間的培育。像壩頭村的清吧文化,那是市政府和萬江政府有規劃地推動,才有今天的繁榮。”謝曉波說,演唱會是一種市場行為,是否能發展成為東莞的特色產業,需要政府耐性有針對性地引導和培育。

劉有為的觀點也類似:演唱會作為一種產業和文化形態,“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是最好的,比如對于今年演唱會扎堆,容易造成視覺疲勞的情況,這就需要政府進行引導和規范。”對于市民習慣贈票的情況,他表示,就目前情況看,政府寧可多發行打折票,低價票,也應逐步減少贈票,慢慢改變市民不勞而獲的習慣。

“政府應該對公共文化設施建設和產品提供加強梯度。”謝曉波表示,針對城市化進程中越來越壯大起來的白領中間階層,公共文化設施建設也要考慮與之相適應,尤其在產品提供上“在發展高大上的文化同時,還要有互聯網的用戶思維,多提供市民喜聞樂見的文化產品;在引進外地文化產品同時,要注意整合本地資源,挖掘、扶植本土特色文化發展。比如本土原創音樂和音樂人,構建本土名人堂等。”

來源:東莞時報

原標題:東莞演唱會熱背后的熱愛與哀愁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東莞, 王杰, 鄧紫棋, 林志穎, 王力宏, 容祖兒, 曹格,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 双色球的综合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云贵川22选5开奖公告 排列3走势图连线专业版 吉林时时彩电子走势图 街机捕鱼下分版 海南琼崖麻将下载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 做煤炭赚钱了 河南22选5开奖号 澳洲幸运8单双技巧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的 上海今时时乐开奖结果 山东号股票推荐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