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軍十九年團還沒散,五月天如何練就演唱會“高票房神技”?

于墨林  | 中國音樂財經 |  2016-08-09 12:06 點擊:
【字體: 】   評論(

“我至今還記得,《后青春期的詩》那首歌里,阿信說,‘然后呢一起走吧’。聽到的時候,我可能真的希望當時身邊一起的朋友、愛人、家人,包括自己,都想留住,不改變。”提起五月天,我的一位五迷朋友說道。


文丨于墨林

“我至今還記得,《后青春期的詩》那首歌里,阿信說,‘然后呢一起走吧’。聽到的時候,我可能真的希望當時身邊一起的朋友、愛人、家人,包括自己,都想留住,不改變。”提起五月天,我的一位五迷朋友說道。

今年7月,五月天的新專輯《自傳》正式發行,這是他們的第九張專輯,距離上一張全創作專輯《第二人生》已經過去了四年多。新專輯發布會于7月21日在北京工體舉行,吸引了眾多粉絲,現場異常火爆,一票難求。

專輯發布會上,李宗盛在祝福VCR里毫不吝惜地夸著五月天,“20年前我們初次見面的時候,是在一個小小的會議室。這些年來我冷靜地看你們,我真的認為,五月天是華語樂壇最成功的樂隊,20年來從沒有冷場。”

確實,自出道以來五月天就一直擁有良好的商業成績。今年五月天在香港紅磡體育館連演十場,吸引了7萬觀眾,歷時兩年的《諾亞方舟》巡演累計入場觀眾超過260萬人次,收入超過5.5億人民幣。

毫無疑問,有著“演唱會之王”稱號的五月天已經成為當今華語樂壇最具影響力的樂隊,而這樣多年票房不衰的“神技”,也吸引我們試圖進一步了解這個成軍快20年的樂隊。


從地下樂隊到視線中央

五月天由阿信(主唱)、怪獸(吉他手)、石頭(吉他手)、瑪莎(貝斯手)、冠佑(鼓手)五人組成。當看著他們在舞臺上贊美夢想,歌頌友誼與愛情的時候,很難相信他們的平均年齡已經超過40歲。出生于七十年代風雨飄搖的臺灣,經歷了八十年代的經濟騰飛與政治劇變,見證了臺灣音樂的興衰,歲月似乎沒有在五月天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

時間倒回1992年,故事開始于臺灣師大附中的一間狹小的練琴室,愛開玩笑的瑪莎,熱情的副社長怪獸,酷酷的話不多的阿信,被形容為“很臭屁”的石頭,就是在這里從相遇、相知到最后一起共事,情同手足。

1995年,主唱阿信,吉他手怪獸還有鼓手錢佑達成立了樂團“SoBand”,隨后瑪莎作為貝斯手加盟,形成了五月天樂隊的前身,但那時的他們還只能在酒吧和餐廳駐唱。直到1997年,他們決定有所行動,準備登上野臺開唱的舞臺。

野臺開唱是臺灣曾經最大的獨立音樂活動之一,1995年開始舉辦以來,一直與臺灣的獨立音樂、創作樂團們生息與共,在國際上有不小的影響力。為了報名參加比賽,幾個小伙子使用了瑪莎在BBS上的代號“MAYDAY”作為團名,正式更名為“五月天”。3月29日登臺的那一天,也成為了五月天的成軍日。

雖然那次登臺沒有為他們帶來很大的影響,但至少是他們決心從地下樂隊向眾人視野前進的一個轉折。次年他們寄出的DEMO被李宗盛聽到,隨后正式簽入滾石,并在轉過來的1999年推出了完全獨立創作的第一張專輯《第一張創作專輯》。

《第一張創作專輯》的宣傳語上寫有“不要加工廠速食流行,只要有血有肉真性情”,這句話不僅很好地形容了這支學生樂隊的真誠創作,也吸引了大量對流水線創作厭煩的學生黨。

在出完專輯后五月天就開始了自己的地毯式現場表演。1999年7月7日,幾個男孩首次站在了西門町的街頭,連續四個周末的演出,讓前來看他們演出的人數暴漲,以至于第五場因為西門町站不下,只得在新公園音樂臺演出,而歷時一個月,來看演出的粉絲也從300漲到了2000。

第一張專輯中的《軋車》,當初差點被剔除掉,公司覺得這首歌很吵,開企劃會議的時候,有人聽了一半受不了就走出去了,瑪莎回憶是李宗盛保住了那首歌,“大哥跟公司企劃說,不要給他們任何意見,他們要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我(現在)對所有的團也都是這樣,說不定我不喜歡的,偏偏這個時代會真的很喜歡或者怎樣,這種事情常有。”

而五月天就是那個時代年輕人所喜歡的樣子。1999年8月,五月天的第168場演唱會站上了臺北市立體育場,成為了臺灣第一個走進體育場的樂隊。當時有著這樣的說法,“要聽五月天,就要聽五月天現場”,公司也對他們的現場演出有信心,認為只要看過現場,很難不被這幾個男孩吸引。

不止是音樂,更是價值觀的傳遞

阿信回憶說,在剛開始做樂隊的時候,有一次大家聊天,聊到羅大佑在他二十四歲的時候做出了《之乎者也》時,大家紛紛感嘆,再過兩年,他們也二十四歲了,能不能在那個時候有一張屬于自己的唱片呢?

瑪莎非常有自信的說:“放心啦,一定可以的”。或許樂天的他只是隨口一說,但這句隨口之言卻給了阿信很大信心,在后面的路上阿信一直沒有忘記。

而如果要說五月天究竟為什么有現在如此巨大的影響力,關鍵還是在于音樂內容引起的共鳴,和他們熱愛音樂的態度。

“所以我說就讓他去,我知道潮落之后一定有潮起,有什么了不起”,像《人生海海》這樣充滿正能量的歌詞,五月天還有很多很多。無論是那句“我和我最后的倔強,握緊雙手絕對不放”,還是“黑暗中期待光線,生命中有一種絕對”,都是無數粉絲們在生活跌進黑暗后支撐下去的力量。

五月天的價值觀,不僅僅是從音樂中輸出,他們自己更是不斷奮斗的例子。

五月天在臺灣成名相對較快,從高中時的地下樂隊出沒在各種Pub,到出了專輯后臺灣校園一圈圈巡演,3.6萬平方千米的臺灣很快就被他們攻下。但在臺灣擁有足夠名氣的五月天走入大陸,腳步卻不得不慢了下來。

經過2004年第一次在北京演出,無名高地酒吧的臺下只站了20多個樂迷,同年在上海的表演,因為有李宗盛和梁靜茹擔任嘉賓,才不至于票房太差,不過也因為那次演出,為他們吸引了不少的粉絲。隨后五月天在大陸也開始了校園巡演,放棄了很多商業上的考慮而專注培養粉絲,成功的打開了大陸市場。

在不斷的演出過程中,他們仍然堅持生產著“五月天氏”的歌曲,在高中生、大學生中口碑不斷發酵,直到2010年他們在北京工人體育場的舞臺上,對著臺下萬千粉絲表示,下一次演出目標定在10萬人鳥巢的時候,座無虛席的少男少女們響起了熱烈的回應。

北京非凡京奇總經理張熠明曾對南都娛樂周刊表示,當時聽到舞臺上阿信的話語,只是苦笑搖搖頭。結果一年后,五月天成功的站在鳥巢正中央,而且在一場票秒售罄后不得不再加一場。“如果不是親眼看著五彩票圖一天天變成白板,打死我我都不信。”張熠明說道。

就是這樣被業內稱為“奇跡”的五月天,用自己的音樂和行動,不斷感染著年輕人,也正是這樣的五月天,讓李宗盛稱其為“華語樂壇最成功的樂隊”。

演唱會之王

不曾看過五月天現場的人,可能難以理解為什么這幾個男孩有那么大的魅力。

-回家吧

-不要

-回家吧

-不要

-沒有歌可以唱了

-有!

-真的要說再見了

-不要

-難道要從第一首歌開始再唱一次嗎?

-好!

-那不然我們唱慢一點,唱得越久,我們就越晚說再見……

這段看起來像戀人間撒嬌的對話,發生在2001年五月天暫別演唱會《你要去哪里》上,當歌曲唱完后,五人就因為入伍和出國讀書而要和粉絲暫別了。阿信的那句“回家吧”不僅是和臺下的粉絲說,也是在和自己說。不僅是粉絲,站在臺上的五個男孩也同樣不舍,于是他們真的從第一首歌《瘋狂世界》再一次唱了起來,而后來的那次安可也被五迷珍藏為最感人的安可。

在五月天沒有正式成軍之前,他們就一直出沒在大大小小的Pub,而之后將現場演出定為發展第一要義,也讓他們在現場演出擁有了豐富的經驗,因此他們也是國內第一個在演唱會策劃上動腦子的樂隊,和相信音樂共同策劃出了主題巡回演唱會的模式。

五月天“諾亞方舟”系列巡回演唱會,來回總距離11.7萬公里,觀眾總人數約225.2萬,而這無疑是精心策劃的結果。尤其是在2012這個“末日年”,先是末日場后是重生場,這樣的設定給粉絲了極強的參與感。當時甚至有些粉絲打扮成熊、大象等動物到現場,去乘上那艘有五月天的“諾亞方舟”。

當初,為了給觀眾呈現不同的演唱會體驗,相信音樂專門成立了演唱會部門“演制部”,從舞臺硬件工程制作到粉絲手中可統一變色的熒光棒,都由這個部門來專門操辦。五月天的演制部專門生產了可統一變色的熒光棒,隨著音樂的進行,熒光棒會自動變更顏色,以幫助粉絲們共同構成一幅幅難忘的畫面。

據南方人物周刊的報道,在策劃“諾亞方舟”演唱會時,相信音樂開了半年會,五月天參加了所有的會議,不斷推翻和創造新的點子。因為有演制部的存在,讓五月天成功的把唱片制作和演唱會制作分開,也因此才幫助五月天產出了多個成功的系列演唱會。

不過這么大量的做巡演,對于樂隊來說,確實產生過厭煩。瑪莎曾在接受搜狐娛樂采訪時表示,“以前真的會覺得膩,可是后來你會覺得,沒有幾個人會像我們這么幸運,你喜歡做的事情是可以被大家看見,又可以讓你做得很開心的。”

而對粉絲來說,真正的感動就在于無論看過幾次,那種快樂和悲傷都一直存在。連續看過4場紅磡演唱會的歌迷盛曉波,曾表示,“歌是相似的,甚至說的話也差不多,在沒動身看演唱會前會有一點厭煩,但開始了,不管一些東西有多少次,還是會被打動。當被打動的頻率變成每天的時候,這種打動依然在。”

這就是被稱為演唱會之王的五月天,他們的成功不僅僅在于舉辦多場大型演唱會,更重要的在于無論是五月天還是他們的粉絲,都非常享受其中,幾個老男孩會想念臺下的藍色海洋,而歌迷們更是愿意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合聲唱。

“五月天就是青春”

五月天的粉絲是一些價值觀很像的人,幾乎每一場演唱會,都可以看到滿場身著阿信的潮牌STAYREAL的粉絲,手持藍色熒光棒淚流滿面的年輕人。大部分的主流音樂演唱會,聽眾都是乖乖坐在原地,但我那一年在鳥巢“諾亞方舟”上親眼所見的那片藍色海洋,從頭至尾都站立著,也許是為了陪伴自己的偶像,也許是為了把熒光棒舉得更高。

雖然關于偽搖滾的爭議一直存在,很多搖滾樂迷沒辦法接受在商業上如此成功的樂隊稱自己為“搖滾”,但他們的粉絲從來都不懷疑,在五迷的心中,不是只有反叛、嘶吼才是搖滾,傳遞夢想、堅持的正能量,一樣具有搖滾精神。

當聊到五月天與搖滾的話題,一位上大學就組樂隊玩搖滾的朋友對我說:“我們以前也看不上五月天,它從地下走到商業,我們肯定覺得他low,但是現在我長大了一些,再重新回去聽他們的編曲等等,我覺得很棒,所以改變了看法。”

而對于五月天來說,用音樂來表達自我就是最舒服的方式,盡管有些人認為他們40多歲了,還在說著青春、夢想,純粹是迎合市場。但瑪莎表示,“現在也不清楚誰會喜歡五月天,或甚至誰會愿意買單我們的音樂。但始終懷抱著‘把我們這個時代的生活樣貌,在我們有限的能力范圍,用我們的方式把它唱出來。他不一定非得是經典或流行,但我們期望它能獲得共鳴和感動’的期望去想去做。

也正是這樣直率真誠的五月天,才吸引著粉絲和他們一起成長。比如在2012年的諾亞方舟世界巡演福州站,有一對新婚夫婦穿著婚紗禮服直接出現在了五月天的演唱會現場。

“當時新娘穿著婚紗戴著頭紗拿著捧花,特別美。他們過來之后就給周圍的歌迷發了喜糖。”坐在這對新人前排的網友說道,“因為我們都是五月天的歌迷,所以感覺特別親近。新娘說她喜歡樂隊的吉他手怪獸十年了,而新郎則是喜歡鼓手冠佑。不過他們在一年前就已經領了結婚證了。”

除此之外,更是有人把五月天列為了畢業論文的研究對象,從歌詞入手分析五月天的音樂,究竟產生了怎樣的影響。這個名為高華的研究生并非是五月天真正意義上的粉絲,但是因為身邊有不少五迷,才引起了她自己想要研究的興趣。

“五月天的歌迷不是那種商業化的歌迷,他們有自己的理念和想法,而且他們真正是受到了五月天的影響和共鳴。”高華對《北京日報》說道,她將五月天的歌詞全部打印出來,經過1個多月的分析,提煉出了美好、付出、懷疑、陪伴、包容等關鍵詞,并得出五月天的音樂實實在在作用于聽者的結論。

她認為,五迷對五月天的感情不僅僅是偶像崇拜和迷戀,更是鼓勵了這些粉絲的夢想,并且樹立了良好的人生觀。這些是流行音樂帶給聽者的積極影響,對聽者在功能、審美、觀念、情感、行為層面都產生了積極的意義。

這一觀點,也被我的那位五迷同學認可,她對我說曾經處于低谷的時候,是五月天鼓勵著她,對她來說,五月天就是青春。“聽到五月天的歌,總覺得有希望吧。他們都很向上,雖然都奔四了,但覺得他們是一直年輕的,年齡是表面,心態很重要。就像《中國合伙人》片尾說:如果額頭終將刻上皺紋,你只能做到,不讓皺紋刻在心上。”


既緊密、又獨立

2006年,滾石的資深高層經紀人陳勇志和謝芝芬,和五月天、品冠、梁靜茹等歌手共同創辦了“相信音樂”,這個從滾石分出來的公司,是一個重視原創性的創作歌手和具有歌唱實力歌手的經紀公司。

除了五月天外,相信音樂旗下還有劉若英、小旺福、丁當、嚴爵、亂彈阿翔等,在臺灣甚至大陸都具有不低人氣的歌手。從這些歌手后來的發展和知名度,也證實了在曾經注重包裝、演唱而不注重創作歌手的環境下,扶持原創歌手的決定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

目前五月天團隊都是相信音樂的股東,所占股份完全一致,收入也和剛出道時保持一致,五人均分從無例外。收入少時五人共同承擔,收入高時沒有人多貪一分,這是他們近20年走來,從未分開的原因之一。

李宗盛在《自傳》的發布會上,也曾表示對五月天的擔心,“每出一張專輯我都會問他們公司高管,(他們)會不會散團,有沒有吵架?”,而在每次出現有成員拍電影的時候,就會由傳聞五月天會解散掉,但這幾個人卻不曾擔心。

怪獸曾對澎湃新聞表示,因為幾個人知道實際情況不會是這樣,所以從來不會被這種傳聞困擾,“單獨發展本身是非常好的事情,像阿信、瑪莎、石頭都有其他不同的發展,我每次看他們’飛’的時候,都在想好棒,他們一定會從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那里學到新的東西。”

現在,團員都有了各自的發展,阿信早就在2007年與高中同學不二良創立了潮流品牌STAYREAL,瑪莎在2014年也開起了自己的咖啡館,怪獸在2015年主演了電影《逆轉勝》,石頭也去拍了電影《百日告別》,冠佑雖然低調但時不時出來和妻子秀恩愛,就像怪獸所說,五月天現在“既緊密,又獨立”。

瑪莎在微博上袒露,制作完《自傳》時想說但沒說出口的話,“沒有人像我們五個人在一起這么多年,經歷過這么多事,擺平了那么多爭執,吞了那么多委屈。我們五個人都好像有那么點不一樣了,可其實還是跟十幾年前一樣,想寫的想唱的,想好好放在專輯里頭的,想讓別人也能聽懂的,就是一張專輯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意義。”

確實,在五月天的歌迷從還在念書的年紀成長到結婚生子,這幾個大男孩也都變成了老男孩,雖然看待世界的目光和內心的聲音都有了多多少少的不同,但他們還是那幾個會在大雞腿(五月天工作室)里碰撞音樂、互踹屁股的五月天。無論他們之中的誰,在接受采訪時都表示最幸運的就是認識這幾個一生的好朋友,被音樂和友情纏繞著的這五個人,就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五月天。

王華中亦對本文做出貢獻

圖片均來自網絡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五月天, mayday, 夢想,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