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雷:歌唱真實的生活

李笑瑩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5-11-17 15:00 點擊:
【字體: 】   評論(

“生活中任何事物都能激發我創作的靈感,也許它當時正好符合我的心情,就會把它記住,然后用在歌里。”

采訪趙雷的當天,正趕上北京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氣溫驟降。在S.A.G的排練室,趙雷正在為11月15日的北展演出進行一比一連排。走近排練室,趙雷正好唱著《北京的冬天》,“我感到北京的秋天就要走了……想一想似詩的南方陽光正高照著大地”,聽著他唱著歌,也想想南方的陽關,好像真的不覺得冷了。

見到趙雷,他身穿灰色毛衣,破洞牛仔褲,棕黃工裝靴,看著有點酷酷痞痞的樣子,但遮掩在蓬松頭發下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疲憊和倔強。


(本文所有圖片由趙雷團隊提供。感謝部分圖片攝影師:亞杰)


不到30歲的趙雷發行過兩張專輯,其中的《南方姑娘》《少年錦時》《吉姆餐廳》等多首歌曲被人們喜愛歡并傳唱。很多歌迷感嘆:“聽多了,耳朵會懷孕的。”

趙雷也參加過《快樂男聲》《中國好歌曲》等選秀節目,可他從未被貼上過“選秀歌手”的標簽,人們對他更多的認識上一位“獨立音樂人”,是那個愛在城市間流浪、不抱著吉他就唱不出歌的雷子。


“我唱的都是真實的生活”

“我與音樂結緣是來自同學的鼓勵,上學的時候我就挺喜歡唱歌,平時沒事就跟同學一起唱,也忘了是誰說的,你以后就去唱歌吧。高中之后我就考了一個跟音樂有關的學校,然后就一發不可收,開始彈著吉他唱歌了。”

趙雷說他唱歌是因為喜歡,但不會強迫自己一定要從事這個行業,不會為了生活或者名利去唱歌。但后來他發現,唱歌還能給他帶來一些生活上的來源,“原來我還可以依靠它,一邊愛著一邊做著,這挺好”。

最早趙雷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唱歌,然后去了后海的酒吧,他算得上是后海酒吧歌手中的元老人物。在那里,他認識了趙照,一位在他日后音樂道路上至關重要的人。不過趙雷并不喜歡酒吧的環境,他覺得那里的人根本不懂音樂,也聽不懂他在唱什么。所以他決定去遠方流浪。

作為一個獨立音樂人,想寫出好的作品,要么讀萬卷書,要么行萬里路,顯然打小就不愛學習的趙雷選擇了后者。“我本來就比較喜歡旅行,而且我心里一直裝著一句話,好男兒志在四方,要行萬里路,所以我就選擇出去看看。第一站選擇去拉薩,因為它在我心里是最遠的地方。”

“其實在去拉薩之前,我在地下通道里唱歌的時候認識了一個朋友,叫彬子,比我大,我就以哥相稱。我能去那么遠也多多少少是受了他的一些影響,因為他那時候去了拉薩,我也就去了。彬子是給我感觸很多的一個人,趙照是在音樂上給我思想和靈魂的人。”就這樣,趙雷一路從北京去了拉薩,足跡遍布陜甘云藏,這些旅途的日子給了趙雷創作的靈感和源泉, “我唱的都是我真實的生活”。

“參加選秀為了對自己認可”

2010年趙雷參加了《快樂男生》選秀節目,幾經周折差點就進入全國10強。比賽中他堅持唱自己的原創作品和小眾音樂,有鮮明個人特色的趙雷得到宋柯等評委的高度認可,趙雷在臺上的一句話“有些人可以唱歌,有些人必須要唱歌,我就是那個必須要唱歌的人”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個有些靦腆,但對自己音樂充滿自信的趙雷也得到很多人喜歡。比賽后他自己制作了人生中的第一張專輯《趙小雷》,其中《南方姑娘》被傳唱甚廣。2013年的《快樂男生》中,人氣選手左立再次翻唱這首歌,通過主流媒體的宣傳,使其原唱歌手趙雷的名字讓更多人記住。

2014年,趙雷又參加了《中國好歌曲》,一曲《畫》得到劉歡“無可挑剔”的高度評價。趙雷說,“參加選秀節目并不是要得到導師或觀眾的認可,我是想得到自己對自己的認可,我做的音樂必須要能過我自己這關”。

在今年的《中國好聲音》上,張鑫鑫和黃凱又翻唱了趙雷的《少年錦時》,又一次引起網友熱搜。同時,在《蒙面歌王》上,譚維維翻唱的《三十歲的女人》成為即將上映的電影《剩者為王》的宣傳曲。

在趙雷的音樂中我們找不到過于花俏華麗的音符,聽到的每首作品都像是在窺探這位大哥哥的個人日記,又或是書信和行記。

他唱鄰居家的“南方姑娘”,唱思念的“媽媽”,唱遠嫁異國的“姐姐”,唱非要走的“前女友”,他也唱不想去的麗江和帶不走的成都,偶爾也會調侃下趙小雷和雷小趙的生活。這些都是他對生活的記錄和感悟,自然生動,不加雕琢。

以前聽到趙雷的《已是兩條路上的人》,“如果你非要離開,那我就當你死了”,會感概趙雷的心腸有點狠毒,但其實生活中的趙雷很看重感情。他慢熱也長情,他的手上至今還帶著和初戀女友一起買的戒指,“當時我們倆一人一個”。

說到初戀,趙雷說,“我的感情生活跟大部分人都一樣,初戀就像是真摯的青蘋果”。 對于趙雷來說,愛情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音樂創作的源泉。


“做一個跟著太陽走的人”

“趙雷真的特別像刺猬,在外人看來他很冷很倔強,但其實在熟人面前他會開玩笑會撒嬌。就像刺猬一樣,外表是堅硬帶刺的殼,其實有著柔軟白白的肚皮”。

生長在北京胡同的趙雷,帶有一種京城特有的痞氣,平日愛打拳,愛騎機車,愛穿酷酷的機車服,這似乎跟我們印象中那些游蕩在胡同的“小混混”有些吻合。但生活中的趙雷卻是一位靠譜的好青年。他的經紀人齊靜說:“雷子絕對自律,生活作息規律特別健康,平時他都會去練拳、健身。有時候我們一起出去玩完都會睡懶覺,但他還是會早起晨練。他經常發早餐到微信群跟我們說,你們不要把時間都浪費在被窩里。他真的是每天都睡得特別早,然后七點鐘起床出去鍛煉,趕上巡演他六點多就起來了。”

“我要做一個跟著太陽走的人”,趙雷說。

采訪中,我們發現他的水瓶上寫了一個“雷”字,他的樂手告訴我們,趙雷要求每個人都要在水瓶上寫自己的名字,這樣在喝水的時候不會搞混更不會浪費。

趙雷的確是一個特別細微和有著敏銳觀察力的人,生活中很多不經意的細節都能成為他創作的切入點,創作更多的作品。“生活中任何事物都能激發我創作的靈感,也許它當時正好符合我的心情,就會把它記住,然后用在歌里。”

如今在民謠圈正火的趙雷擁有一批歌迷粉絲,有些歌迷會通過一些視頻記錄找到趙雷的住處,想辦法把一些吃的喝的放在他家的窗臺上,或是掛在他的摩托車上。“我都會吃的,我尊重那些給我送吃送喝的小歌迷,但我沒精力跟他們每個人都成為朋友,我就是個普通人”。

趙雷說,平時在街上有人認出他要求合影他都會答應,“其實我挺臭美的,打小就愛臭美,但有時候我沒洗頭就出門,遇到要求合影的歌迷我就挺害怕的”。

“快30了,要過得有意義”

趙雷說現在自己的生活很好,心情也特別平穩,他希望能一直這樣順延下去。說到對未來的計劃,趙雷說他要掙錢,要買房子,組建家庭。“我家人本來就少,我得抓幾個壯丁,給家里添丁。等我到45歲,孩子也10幾歲的時候,我就帶著妻子去坐游輪,管他是太平洋還是哪個國家,我們要去那些海岸看看。國內也有好多能去的地方,具體去哪到時候再說吧,誰知道我未來的妻子怎么想的,她現在在哪我都不知道呢,我還是先看好我家老頭吧,他就是我家的一寶。”

“我母親離開之后,就我和我爸一起生活,我們倆的感情是最好的。他現在是老小孩。很多時候不聽我的,還吃硬不吃軟。”說到這,趙雷馬上拿出手機讓我們看他和老爸的聊天記錄,平凡又充滿趣味的父子對話,透露出滿滿的愛意。

趙雷說自己平時賺了錢就全給父親,他過了一輩子苦日子,現在讓他活的輕松些,“老爺子本來就是心大的人,不像別的老人什么話都憋心里,他好多事都能想得開。我給他報了老年大學,平時他就去學書法什么的,然后我每隔一天就帶他去游泳,有時候他不想去,我說不行必須去,他身體挺好的”。

不到30歲的趙雷有著超越年齡的閱歷感,他說在幾年前就有緊迫感了。這次巡演完他就要做下一張唱片,“其實我自己的歌還是挺多的,我要把它們做出來,逐漸讓自己投入更深一步的音樂創作中,讓音樂給自己洗禮,畢竟我快30歲了,一定要過的更有意義”。

如今趙雷依舊沒有簽約任何公司,他說:“簽約就像賣身契一樣,我要的是更自由”。尋求自由的趙雷依舊在堅持沒有商業氣息的創作,歌唱真實生活是他不變的初衷。對于做音樂,他只要求自己對自己認可。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趙雷, S.A.G, 《南方姑娘》, 《少年錦時》, 《吉姆餐廳》,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