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許巍: 偉大的搖滾樂在商業上也是最成功的!

李斌 董露茜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5-10-26 14:47 點擊:
【字體: 】   評論(

關于藝術和商業的關系,我從來不思考這個,其實很早就解決了,只要做的好,不用想這些都會來,我剛來北京的時候就知道這個道理,只是我做的不成功。

中國音樂財經:你怎么理解藝術與商業的關系?你自己在這方面有什么想法?

許巍:關于藝術和商業的關系,我從來不思考這個,其實很早就解決了,只要做的好,不用想這些都會來,我剛來北京的時候就知道這個道理,只是我做的不成功。其實每個人都希望做工作的同時能養活自己,能賺到錢也玩的開心。但現在人們總是把它們對立起來,看到你賺到錢就是不對,要不然你玩的開心就別想賺錢,這種觀點是不對的。

藝術和商業不是對立的,如果大家覺得有沖突,證明你做得還不夠好,就這么簡單。

我覺得我們國家各行各業都需要正確的觀念,只是我們做的不是那么好,現在光糾錯就要花很大的功夫,包括大眾審美。

像滾石、披頭士,他們在音樂商業最發達的時候,歌曲被全世界的電臺播放、被電影和紀錄片使用,他們的歌曲版稅已經成為國民經濟的一部分,連英國女王都給他們頒發過勛章,他們的成就不光是在藝術上,商業上的成就也是最大的。

滾石樂隊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他們從1989年到現在20多年的演出從來沒有停過,市場對他們的需求非常大,走到哪里都有人期待,滾石的世界巡演一直在持續,沒有停過。他們的巡演年收入永遠是第一位,無論是邁克·杰克遜還是麥當娜,都排在他們后面。這就是一支搖滾樂隊引起的轟動和商業價值。

中國音樂財經:你認為中國的藝術家誰是藝術與商業結合最好的典范?

許巍:我們上一輩的藝術家吳冠中,他是一個在藝術和商業上都非常成功的典范。他是全世界非常受人尊重的藝術家,早年留學法國,晚年的時候又被法蘭西藝術學院返聘當客座教授,回到他的母校。他也是一位堅持畫水墨畫的畫家,他的繪畫和文字對我前些年的藝術理念影響非常大。

中國音樂財經:你怎么看小眾音樂與大眾音樂,一些樂迷并不喜歡自己喜歡的歌手和音樂走紅,你怎么看這個問題?

許巍:這是一種偏見,我也能理解。比如我們買衣服或者鞋子,都希望買限量版,大家都不愿意穿所有人都穿的衣服,很多人都是這種心態,都希望自己有個性,與眾不同。但這種心態在音樂上是不適用的,音樂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我只是一個做音樂的。如果《藍蓮花》這首歌必須要出現的話,也許不是許巍做的,可能是李巍、王巍也會把它寫出來,只是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了,我要把它做好,把它唱好。

音樂是屬于全人類的,屬于大家的,不屬于某一個人,我也沒有資格把它變成大眾的或者小眾的,我只能認認真真做這件事。它成了,被更多的人接受,那是好事,如果不接受,那也是這個音樂和大眾沒有緣分,誰也強求不了。

中國音樂財經:很多樂迷聽了你的歌走出人生陰霾,如何能寫出這些溫暖人心的歌,你的靈感來自哪里?

許巍:我經常聽到有人跟我這樣說,我對自己的評價其實沒那么高,我聽到的好作品太多了,我也在學習,不斷的聽音樂,我對音樂有特別的感受,也非常恭敬音樂這件事。我知道只要我在做,就期望能做好,然后很自然地往前走。我從小沒有受過古典音樂的訓練,我現在還在學習,聽巴赫、莫扎特,我特別喜歡肖邦的音樂,也會聽爵士樂,跟我身邊的音樂家學習交流。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一個篩選,也是一個審美的過程和進步。當你突然發現有的音樂沒有那么好的時候,就不會浪費時間去聽不好的,會把時間都用在聆聽好音樂上。我覺得某一個階段,當練習技巧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聽音樂的時間應該大于練琴的時間,大量的聽音樂比練琴更重要。

中國音樂財經:你做了近30年的音樂,還在學習很多東西,你覺得哪些方面還有欠缺?

許巍:有些東西是必須有人教的,比如在即興方面,我就要向我們的鍵盤手貝貝學習,,他是一個天才。我第一次嘗試即興是在西安,很早的事了,當時是呼吸樂隊在西安,還是蔚華當主唱的時候,趙牧陽是鼓手,他是我從小的伙伴,趙牧陽帶我認識了曹鈞。后來曹鈞教我彈吉他,他對我說過一句話:如果一直用一個和弦來彈即興是非常難的。

后來我在一個夜總會里彈吉他,曹鈞拿著我的琴,就用兩個和弦彈了一個小時,所有人都很震撼,彈的太棒了。我當時才覺得即興有這么大的魅力,后來就按照這種方式練琴。真的能給我帶來靈感,到現在還不斷給我帶來靈感。

最近我也在嘗試爵士樂用的和弦,用一級的大七和弦,結果試了之后發現不對,后來貝貝跟我說,你不要彈一級的,要彈四級的大七,我們就這樣玩了一個小時,他談鋼琴,我彈吉他,一下子把我的思路打開了。所以我覺得真的需要好的老師來帶,即使自己悟道了,也不一定知道的那么具體,所以還要不斷的學習。

中國音樂財經:為什么想到去英國拍關于搖滾的紀錄片?

許巍:搖滾樂本身是來自美國的黑人音樂,后來貓王等很多白人也開始演唱這樣的音樂,才慢慢衍生出各種各樣的搖滾風格。其實英國人玩的還不是搖滾,但英國的那些搖滾先驅們,比如滾石、披頭士,他們從小就開始聽黑人音樂,非常喜歡,所以自己也開始學習搖滾樂。英國人又把黑人音樂加入了自己的文化,成為了最偉大的英國搖滾,所以我覺得能把民族和世界結合得最好的就是英國搖滾樂。在60年代和90年代,英國搖滾又重新影響美國,等于學生把老師又教了一遍,在搖滾界出了很多大師,到現在還有很多音樂家在涌現。

我們這次去英國感受最深的是,英國人不但特別時尚、特別酷,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愛自己的文化,包括對建筑、文學的熱愛,在很多地方,比如格拉斯哥、愛丁堡等城市的廣場上,有很多詩人的雕像,這些雕像在英國很普遍;在倫敦也有很多幾百年的建筑,即使有新建筑也不會亂建,都是有設計的,非常和諧,能感受到他們對音樂、藝術的熱愛和尊重。

中國音樂財經:這次的英倫之行,給你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許巍:在英國,總人口只有六千多萬人,但是卻涌現出非常多的搖滾樂隊和音樂家,而且一直在影響全世界。他們呈現出來的音樂是多樣性的,比如有披頭士這樣非常偉大的樂隊,也有非常前衛和時尚的音樂,年輕人都用自己的個性和方式來展現音樂的創造力,對于這一點我印象特別深。

而且,搖滾樂已經類似于英國的民族音樂,包括奧運會開幕式、閉幕式等全都用的搖滾樂。在商業上,音樂已經是英國GDP的一部分。

中國音樂財經:你之前也在潛心學習中國傳統文化,這次的英國之行在文化方面對你有什么啟發嗎?

許巍:所有國際上的藝術家都會非常尊重自己的文化,比如英國人、美國人、法國人、意大利人都是這樣。在意大利,看到那些歷史、建筑、繪畫,包括時裝,里面真正的審美和設計都來自于傳統的藝術;在法國,他們有了對于傳統建筑、繪畫、色彩的感受,才有現在的時裝品牌。

近代的很多中國人對自己的文化了解不多,甚至停留在文化落后的觀念上,這是很可怕的,我們沒有去真正學習中國文化,這是一個特別大的問題。我們想做好一件事,如果連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不去真正傳承和感受自己的文化,是不可能走向世界的。

中國音樂財經:你覺得像約翰·列儂這樣的音樂還會出現嗎?

許巍:我當然希望會出現,我在利物浦的披頭士博物館參觀的時候,參觀完快到出口有一個房間,那里是錄制《Imagine》MV的房間的復制版,白色的窗戶,白色的鋼琴,墻上打著歌詞,我就一直站在那里感受,真的是一首太偉大的歌了。它不是我們想象的,很重的歌才叫搖滾,《Imagine》是一首非常平靜的歌,沒有什么高發度音區,任何人都能唱,也沒什么技巧,但是它震撼的億萬人。

我太愛這首歌了,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每天都聽這首歌,后來不管在任何場合,任何地方,看到有黑人女歌手或者一個孩子來翻唱《Imagine》,我都會眼淚嘩嘩的,我控制不了自己。倫敦奧運會我印象也特別深,當列儂的頭像出現,音樂響起來的時候,我眼淚就留下來了,每次都是。所以我希望這樣的藝術家,在世界上能多一些。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許巍, 《藍蓮花》, 《Imagine》,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