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帝國沈黎暉

董露茜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5-10-10 11:21 點擊:
【字體: 】   評論(

“我自己很難給自己一個客觀的評價,總是在嘗試一些新的玩具,在拆除一些壁壘,當然也是新秩序的建立者。”

清醒樂隊主唱沈黎暉已告別藝術家身份,成為圈里少有且最早有欲望締造一間跨國公司的人。最直接的證據是,2007年1月,在摩登天空還在發愁音樂節票房的時候,沈黎暉就同意去美國紐約設立一間辦公室,連接海外市場。

沈黎暉總戴一副蛤蟆眼鏡,喜歡Burberry風衣,每次參加摩登天空活動都肩挎一個布袋,看起來仍是一位笑瞇瞇的潮流文藝男中年,但商人的精明他學了九成九,能量無限,撲騰而出的欲望驅使他帶領摩登天空迅猛擴張商業版圖,營收也以每年翻倍的速度增長。迎來新股東復娛文化之后,摩登天空的目標是成為中國未來連接全球音樂市場的巨頭公司。

“成功的標準一直很低”

2013年,沈黎暉對我說,為什么摩登天空漸漸地把“音樂內容”“藝人經紀”“演出”和“音樂節”所有板塊都做了,因為單獨只做一個板塊會活得很艱難,摩登天空之所以能夠存活下來,是因為所有版塊都在賺小錢,這么來看,其實摩登天空成功的標準一直很低。

“我們大概2003、2004、2005這三年是最壞的時期,對我們來講,因為當時唱片確實賣不出去,現場演出也沒有任何氣色,沒有人看演出。票價可能是20塊錢,一個樂隊最后就掙了一打車費回家了,那時候我們做演出純粹為了宣傳,我們沒有營業額。”沈黎暉說。

1992年,沈黎暉開了一間印刷公司,想掙點錢給清醒樂隊出張唱片,1997年,沈黎暉用印刷公司賺來的錢創建獨立廠牌摩登天空,簽約了新褲子、果味 VC 等樂隊。1998 年,公司推出同名有聲雜志《摩登天空》,銷售異常火爆,唱片更是火得不行,前三年便賣出了幾十萬張。但很快2000年后,雜志賣不出去,唱片更是一落千丈,送都沒人要,雪上加霜的是2003年,摩登天空和竹書文化聯合舉辦了山羊皮樂隊 (Suede)的北京演唱會,趕上春節,賠得一塌糊涂。

摩登天空最早的員工之一,曾經擔任《摩登天空》雜志平面設計、現任Modernsky Lab負責人趙忱說,最早,摩登天空起家的時候是在一個防空洞里,100多平米,臺階往下走老長了,沈黎暉面試的他。那時候趙忱在一家廣告公司做,來了之后工資直接砍一半,因為喜歡音樂就去了,“那時候年輕,就是混,踢球、跟著他去三里屯喝酒,一晚上混兩三個酒吧,基本上凌晨三四點才回。但是他最牛的是永遠都喝不醉,人都醉了他還清醒呢,我就沒看見過他醉后的樣子。”

2003年,P.K.14樂隊主唱楊海崧去看沈黎暉,全公司就他一光桿司令,楊海崧說:“那時候沒有演出,就靠賣唱片,人都走光了,我去那兒看他,一地狼籍。他就坐那桌子上嘆氣!”那幅光景現在回憶起來也是真慘!所以,楊海菘嘆氣說,他今天特別能理解現在的沈黎暉。

P.K.14樂隊1997 年成立于南京,1999年6月在《摩登天空》雜志上發表單曲“藍色的月亮”,2001年搬到了北京,在摩登天空唱片公司發表了他們的第二張專輯《誰誰誰和誰誰誰》。據楊海崧回憶,年底總結,沈黎暉就坐在桌子邊描繪下一年的藍圖,興奮地沒玩沒了——我們要弄一大巡演車,樂隊要怎么演,大巴車開到哪哪哪!楊海崧說:“我覺得他特別可愛,他就自己說著高興,能不能實現再說,也不是在承諾什么,反正那會也沒錢。”

“我內心曾經充滿憤怒,覺得世界特別不公平,我每天5點起床工作,為什么付出這么多,回報這么少?”沈黎暉說,做唱片本身特別辛苦,做小型演出、中型演唱會特別麻煩,做音樂節賺錢少,摩登天空就是這么一路麻煩過來的。

2004 年,《摩登天空》雜志正式退出歷史舞臺,沈黎暉帶著團隊開始為品牌做一些音樂方面的服務,兩年后債務還清,2007年創辦摩登天空音樂節,那場一塌糊涂的音樂節現場參加人數只有8000人。2009年,草莓音樂節成立,200多萬元的營業收入微賠了點,場地還是免費的,但第二年這個音樂節品牌就開始賺錢了,接下來幾年草莓在商業上取得了更大成功。

為什么草莓音樂節成功了,而且現在仍舊是摩登天空最主要的收入板塊?沈黎暉把主要原因歸于審美。趙忱也對我說:“摩登天空是一家比較主觀的公司,我們不太會關注你是什么氣質,只告訴你我們是這個氣質。”

因為摩登天空擴張需要用人,趙忱前兩年才又全職回摩登工作。他跟隨沈黎暉多年,對沈黎暉的風格了解比較深。他從員工的角度看,雖然摩登天空一直是一家慢公司,但是摩登天空成長到今天,與沈黎暉個人能力的綜合性有直接關系。

“他做樂隊出身的,在音樂人里面應該說他是少有的在商業方面比較敏銳。”趙忱說,“他思路清晰,邏輯性強,未來摩登天空是怎么樣的走勢,下一年做什么事,他想得非常清楚。但也能聽意見,有些事兒今天吵得不行,他不同意,但第二天一早,特別早他就給我打來一個電話,‘我覺得你這么(干)也行’。”

2011年1月,摩登天空獲得硅谷天堂近1000萬元的A輪投資,但那個時候,摩登天空已經賺錢,他接受投資只是為了對資本好奇。到2014年5月,摩登天空又獲得了中國文化產業基金1億元的B輪投資。兩輪融資后,摩登天空很快跑在了國內音樂公司的前面,草莓音樂節已成為國內最成功的音樂節品牌之一,近兩年,摩登天空也把音樂節辦到了歐洲和北美地區。

9月30日消息,摩登天空迎來一位新的投資機構——復興集團旗下的復娛文化,該公司公告顯示,其已購買了天堂硅谷持有的摩登天空1.9947%的股權,購買資產價格為1500萬元人民幣,未來,復娛文化還將追加投資至30億元。

新的投資者進來后,摩登天空將準備去海外收購音樂節、音樂公司甚至版權。在摩登帝國里,上游有藝人和唱片,中游有音樂節和現場演出,下游有落地的渠道,沈黎暉還對互聯網+興趣滿滿,收購了在線票務APP POGO看演出,推出了現場音樂視頻直播平臺正在現場。

2013年,沈黎暉對我說:“我覺得,內地音樂市場建立在一片廢墟之上,受到各種各樣的沖擊,大家沒頭蒼蠅似的這兒撈一筆,那兒撈一筆。與其這樣,不如踏踏實實打地基,不要急于蓋房子。這個產業沒有那么糟糕,未來一定會在各個板塊產生巨頭。”

欲望:讓世界更酷一點

摩登天空公司的辦公地點在北京百子灣蘋果社區,兩層樓的LOFT,色彩鮮艷,以醒目的橙色為主。辦公室上午空蕩蕩,中午陸續來人,晚上才算熱火朝天,員工們奇裝異服,二樓墻壁上新褲子主唱彭磊的繪畫作品一直沒換過,但與去年比已經很擁擠了。

沈黎暉像是一個不知疲倦的小孩,總有新鮮事情吸引他的目光,上一次他說他做的是音樂類的消費公司,一年后就是音樂科技新媒體公司。錢對他來說只是過路的工具,他要實現的是他的欲望,這個欲望他認為是理想,他想讓這個世界更酷一點,更好玩一點。有人說他運氣好,沈黎暉只能說:“好吧,謝謝你!”

關于質疑摩登天空壟斷獨立音樂的聲音也隨之而來,沈黎暉否認這一點,他認為在現在這個階段,摩登天空的規模還遠遠談不上壟斷,也根本壟斷不了。

從唱片公司、藝人經紀到做音樂人節,收購POGO做移動端票務,推出Modernsky Lab做線下場地運營,到推出正在現場做現場音樂直播,去年還投入5000萬元成立了一個制作部,包括燈光、音響、舞美等技術部,不再找外包團隊,沈黎暉調侃說:“彷佛我每干一件新的事情,都給自己找了一堆敵人。”

沈黎暉曾經內傷過,對于誤會,他還是在乎。沈黎暉認為很多人受惠于摩登天空和草莓音樂節的興起。同樣的問題,我也問了趙忱,他回答不知道,難以理解,他說:“以前大家每年有多少場演出?大家的收入是多少?大部分樂隊5年期間的演出費從差不多五千、一萬,現在翻到二十萬甚至更多,最低的也翻了十幾倍,演出機會也多了很多很多。”

沈黎暉是這個行業里為數不多具有企業家氣質的人,企業家精神里的關鍵詞“冒險”在音樂文化行業并不少見,但是勤奮程度因人而異。至少,從我的接觸經歷來看,沈黎暉是一個比較守時的人。舉例來說,沈黎暉自己說每天睡不到四個小時,但很奇怪,從第一次接觸沈黎暉,三年時間,此后約訪,無論是約咖啡館還是一大早去摩登天空公司,都非常準時。由于我在媒體行業從業,多少有對方遲到一小時或被臨時放鴿子的經歷。當然,也有可能這些準時只是湊巧他有空,沒有遇上突發事件而已。

趙忱說:“他在工作,他永遠在工作,沒有娛樂,他完全沒有娛樂。一個是沒空,一個是興趣點已經轉移了。以前下了班或者周末一塊吃個飯,去哪咖啡館坐一坐,或者是去某一地坐一會兒喝兩瓶啤酒。

后起之秀、樹音樂公司CEO姜樹回憶,五年前,他和沈黎暉準備一起成立一家公司,想讓摩登和樹音樂的藝人經紀業務都挪到這家公司,沈黎暉做董事長,姜樹做董事總經理,協議都簽完了,最后因為一個細節還是談崩了。前不久,坐在后山藝術空間的椅子上,姜樹笑著對我說:“他也告訴我,你跟我合作,就得吃點虧,我也能接受,但動了我的原則肯定不行。我覺得我跟沈黎暉挺像的,性格都有點倔強,也吃過苦,受過累,六年來我們保持了每三個月一次的溝通。”

姜樹認為在某個階段的商業競爭,如果業務比較像,那么拼的就是兩個創始人的心胸和格局,有些競爭不光是模式上的,而是體現在創始人格局上。“我很佩服沈黎暉,在音樂行業里,我唯一要感激的人就是沈黎暉。沒有他,我不會成長這么快,我不懂就問他,他也會教給我,我也會真的聽,我一直在學習沈黎暉好的一面,我一直對摩登這樣的對手敬畏有加。”

“影響城市之聲”的項目去年從“視襲音樂”獨立出來,在2014年“影響城市之聲”的“影響博覽會”上,沈黎暉宣布注資 “影響城市之聲”。“那天老沈(沈黎暉)說了一句話打動了我,‘現在資本這么發達,你還是把它留在音樂產業里面吧’!”

“影響城市之聲”創始人、原視襲音樂CEO張然感嘆道:“你活在這個資本驅動的時代,人家要滅你也很輕松。老沈的路子是想做成連鎖品牌,把公司做大,他只關心做什么事,有想法你只管找他聊,一次聊不出什么東西再聊再聊,他能給你特別多的意見。”

沈黎暉是金牛座,最典型的特質是:穩重肯干的實業家,值得依靠的人。后來在一些媒體的報道中,很多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都提到沈黎暉的金牛座特質——天生的銀行家。

2015年4月,在摩登天空辦公室,我問沈黎暉怎么評價自己?你認為你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他沉默,過程足足有1分鐘,才緩緩開口:“我自己很難給自己一個客觀的評價,也像一個小孩一樣,充滿了好奇,也沒有固步自封的一些東西,總是在嘗試一些新的玩具,新的可能性。從某種意義上也在做一個破壞,在拆除一些壁壘,大家會覺得很多事不應該是我們干的,但我們就干了,我們也在破壞,當然也是新秩序的建立者。”

談到家人,沈黎暉會覺得很多遺憾,對孩子感到愧疚,但是這樣的低落馬上就會被工作的成就感淹沒。家里人問他什么時候能夠退休,他很驚訝,因為退休這事他從來沒有想過,沈黎暉嘆氣:“我不是一個好爸爸、好丈夫,我是一個很自私自利的一個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有很多很糟糕的一面。家庭老婆孩子,我很愧對他們,我這個人也沒有辦法改變,對我來講誘惑太多、欲望太多,人都是這樣,當你花了太多時間做一件事,一定會失去很多東西。”

沈黎暉努力要成為一種年輕音樂文化和潮流的化身,在個人生活中也失去了很多。可是,誰會真正介意實現更多,得到更多?

伴隨著贊譽與爭議,沈黎暉發揮屬于他自己的商業影響力。現在,沈黎暉已經做好準備,要在全球音樂市場大展拳腳了。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沈黎暉, 摩登天空, 草莓音樂節,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