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血饅頭”風波中,我們還應該了解什么?

吳凌茜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9-01-25 11:38 點擊:
【字體: 】   評論(

可以預見的是,經歷過類似事件,未來平臺方與音樂人之間的關系將會朝著更加的透明、公開、客觀的方向進行。

盡管在昨日向平臺全體音樂人發布了私信,就音樂人原創作品的上傳授權、使用、收益等問題進行了一一解釋,但網易云音樂仍因為近一周來大量的質疑聲,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

六天前,名為“趙先生的事務所”的公眾號,針對網易云音樂近期剛剛公布的,在音樂人上傳作品前新增的授權《音樂作品授權使用協議書》(下文簡稱“《協議書》”),發布了文章《專業律師解讀:網易云音樂最新公布的〈音樂作品授權使用協議書〉》(下文簡稱“《解讀》”),并分別從簽約主體、合同效力、授權內容、授權時間及范圍、原創性、音樂人收益七個方面進行了解讀,引發了音樂人的關注和討論。

次日,網易云音樂的運營部門立即聯系了“趙先生的事務所”,該微信公眾號也將網易云音樂針對此前《解讀》一文,提出的建議和部分解讀偏差所做的官方解釋和回復進行了“更正”發布。

不過由于《協議書》以及“趙先生的事務所”的兩篇文章內容牽扯大量音樂人的核心權益,越來越多的輿論倒向指責網易云音樂,事件也隨之愈演愈烈。昨日,一位名為“弗林”的原創音樂人在公眾號發表文章《網易音樂悄悄修改協議,仍然在吃人血饅頭》,控訴網易云音樂此次授權協議書存在的爭議內容,再次帶起一片對“云村”的聲討。

音樂財經今日也就輿論的普遍質疑點向網易云音樂進行了官方核實,并整理如下:

1.授權時限

質疑:由于《協議書》中并未明確表明授權的時限問題,且設計條款協議可自動延長時限。且《網易音樂人服務條款》中提到授權“不可撤銷”。有音樂人這個條款理解為永久。

網易云音樂官方未在答疑說明中回復這個問題,北京高文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茂成律師表示,“在很多授權合同中均會出現不可撤銷授權的約定,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行業慣例。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各方基本都能遵守該約定,如允許音樂人隨意撤銷授權,將會造成各方合作的不穩定性,不利于維護交易安全,不便于各方加大投入、創造音樂作品價值,也會影響平臺上音樂用戶的體驗。”此外,《協議書》屬于音樂人與網易云音樂的另行約定,該協議為授權期限兩年的非獨家協議,時間自音樂人上傳作品起算,有分成方式。如果音樂人簽了《協議書》,那么就不會被“永久授權”。

2.收入分成數據

質疑:《解讀》中表示,平臺音樂人目前可獲得收益的渠道包括:作品點播分成、會員包、單曲或數字專輯銷售、廣告分成等。而網易云有權選擇音樂人的版權使用收益方式。最新上線的作品點播分成比例,最終解釋權也在網易云音樂。總結來說,收益等于沒有。同時,音樂人無法自行查看后臺各項訂閱服務的原始數據,不排除這些都只是平臺想讓你看到的。

網易云音樂官方站內答疑說明:音樂人可以自行指定收益分成模式。每種收入的基本計算公式都會在合同中有說明。收益具體數據可自行前往音樂人后臺查看:創作者中心-綜合-我的錢包。作品點播分成功能的上線,也是為了擴展音樂人的變現渠道,對應的分成報表與收益提現功能會在近日上線。

3.作品分銷

質疑:有關音樂作品分銷的問題,網易云并沒有投放信息公示平臺,也沒有標明平臺對于通知授權分的強制性義務。也就是說,網易云把音樂人的作品賣掉了,可能原創者都完全不知道。

網易云音樂官方站內答疑說明:音樂人可以授權第三方平臺,授權作品也可以獲得收益。平臺不會在未經音樂人另行確認的情況下,自行商用作品。

在更新版本的《協議書》中,已經刪除了再授權、衍生作品、出版三個權利,并增加了“經授權方另行確認后網易可出版授權作品、創建衍生作品或對前述權利進行再許可。”的說明。而關于許可第三方平臺表演的權利,是指實現信息網絡傳播權。即某明星自行獲得音樂人授權進行表演,網易可在獲得該明星授權的情況下使用該live版的音視頻。

4.修改作品

質疑:有聲音質疑網易云核心權利中仍然有擅自修改的權利。而音樂人在后臺卻“不可刪除”作品。

網易云音樂官方站內答疑說明:這里的修改不是音樂人理解的對作品進行隨意修改,而是在用戶、音樂人反饋后發現的信息錯誤進行更正,或者應監管部門要求等對一些特殊信息進行修改(比如技術屏蔽某些不和諧的詞匯等)。

“不可刪除”則是為保證平臺用戶的更好體驗,故不接受無理由刪除歌曲。音樂人可以通過對作品信息進行修改或音源替換,已達到更好的作品呈現。如有特殊情況,網易云音樂可以配合音樂人進行必要的處理。

對于此事件,音樂財經也向一些廠牌主理人和音樂人進行了詢問。

“我已經快要愁死了。”某電音廠牌創始人告訴音樂財經,她完全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發酵得這么快。據該主理人透露,近兩天很多歌迷都在通過社交平臺向廠牌詢問,是否還會繼續在網易云音樂上發歌。不僅如此,她還表示,身邊有很多認識的音樂人已經注銷了自己的網易云音樂的賬號。

不過在她看來,網易云音樂雖然的確在協議的內容措辭上欠妥,但并不算是“霸王條款”。最為重要的還是需要簽訂一個非獨家授權。此外,她指出太多的音樂人還是不懂法,其實如果能夠謹慎簽訂協議,一些事情都是可以規避的。“比如電音圈就很明顯,大部分都是小孩子,根本不懂法律,更看不懂商業。因為我是廠牌創始人肯定會注意這些,音樂人的事務都是我在打理。”

另一位音樂人則顯得更為悲觀,言語中盡管反復表達著對此事的憤懣,但他也表態自己認為很多事情音樂人自然是無可奈何的。他反問音樂財經:“我能有什么辦法?在各個平臺都下架我的作品嗎?”

針對此次爭議事件,可以觀察到的是,隨著音樂流媒體在行業中的影響力愈加深刻,音樂人對平臺的依賴也正在不斷上升,各大平臺逐漸完善的涵蓋產業鏈各個層面的服務更是對音樂人有著越來越大的吸引力。然而看似越來越“親密”的雙方,卻一直未能建立根本性的信任。其中音樂人對行業法律知識的匱乏始終是阻礙這一問題“前進”的原因之一。從此次事件可以看到,雖然不少音樂人開始積極尋求律師等外部資源的幫助以了解更為真實的情況,然而還有更多的人卻只是被帶著“跟風在跑”,情緒的發泄也緣于大部分音樂人仍未處在良好的市場環境中。

資深音樂產業專家尹亮就對音樂財經表示,商業關系建立在需求關系的基礎上,在信息透明前提下的愿買愿賣,其實沒有太多可爭論的空間。“公平性與價值立場有關,沒有絕對的公平。”而且在他看來,互聯網平臺介入音樂人服務從MySpace開始經歷了十多年,到今天并沒有重大突破,問題比較復雜。最后,他同時也補充到,音樂傳播和內容變現這條路還有很大的空間,需要誠意、耐心、恒心和理想主義。

此次事件的不斷發酵和廣泛關注一方面足以說明,包括音樂人在內的行業從業者對于版權意識的正在不斷提升,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當前音樂人與平臺方仍有諸多壁壘存在。對于音樂人來說,無疑需要增強自身的法律意識和知識,更加客觀地認識自己的權益與平臺方的協議內容;而對于平臺方來說,也需要在與音樂人的合作中,更加透明、友好。

可以預見的是,經歷過類似事件,未來平臺方與音樂人之間的關系將會朝著更加的透明、公開、客觀的方向進行。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網易云音樂, 音樂版權, 音樂授權,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