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尼西林:一個浪漫與現實的矛盾集合體 | 人物

宋子軒  | 中國音樂財經CMBN |  2018-07-22 17:08 點擊:
【字體: 】   評論(

每個人生活在社會中其實都處在矛盾之中,當你進了排練室,電吉他第一聲兒出來的時候,你就知道,我還有搖滾樂呢。

攝影師 | 方純潔

6月28日下午5點多,坐上出租車的張哲軒依舊沉浸在凌晨的喜悅中。在羅霍86分鐘為阿根廷隊打進致勝球艱難從小組出線后,明知自己腸胃不好的張哲軒在喝完一瓶白葡萄酒后,又開了幾瓶啤酒。抑制不住興奮的他還在自己的歌迷交流群中連著發了幾句:“阿根廷牛逼!”

身為阿根廷資深球迷的他嗨了一夜,彼時剛起來沒多久,坐在車上身體有些疲憊,嗓音也有些啞,手機隨機放著歌兒,一首現場版《加州旅館》最后一段電吉他SOLO讓他想起了小時候練吉他的畫面,便隨手在備忘錄里寫了一句話:“去XXX的21世紀,吉他是最牛逼的。”靈感來了,張哲軒之后又即興寫了幾句歌詞。

就在張哲軒趕路的途中,早早從國企下班的劉家已經在約好的采訪地點了一杯拿鐵。瘦高的身材,白色的漁夫帽下是一雙典型的細長眼睛,一張嘴便是一口京片子。

與劉家一樣,趙釗除了音樂人的身份,平時同樣也有另外一個角色,目前他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做體育媒體方面的工作,當時還沒到下班時間,趙釗只好跟領導打聲招呼再出來,采訪結束后,他還得回公司補卡。

△趙釗(左)劉家(中)張哲軒(右)

目前身為國企員工的劉家擔任樂隊的吉他手,互聯網從業者趙釗擔任貝斯手,樂隊中唯一一位全職音樂人張哲軒為樂隊主唱兼吉他手。盤尼西林——這支由幾位90后成員組成的年輕搖滾樂隊的構成有一些矛盾,非典型,但同時也很現實。

張哲軒笑著說,如果沒有音樂,沒有盤尼西林,他們三個人的生活一定是完全不著邊兒的。

矛盾即合理

張哲軒現在的代謝變慢了,起床之后一般先喝一杯咖啡。去菜市場買菜也常常是他常規生活中喜歡做的事情,“看心情想想今天想吃什么,回來一邊聽歌一邊做飯,好好吃一頓。”張哲軒喜歡做肉,有時候需要燉上一兩個小時,這個間隙他就上YouTube隨便看看,彈會兒琴,看看書,吃完飯就出去看球、喝酒,天亮了再回家睡覺。

△張哲軒

其實在成為全職音樂人之前,張哲軒上過兩年班,做足球評論員、賽事分析和翻譯的工作。“我特別喜歡那個工作,能見到很多球星和教練,到處跑、拍東西,但是人不能什么都獲得。”更愛音樂的張哲軒當時毅然放棄了這份工作,開始專心做音樂。

在被問道是否羨慕張哲軒當前的生活狀態時,趙釗表示,雖然挺羨慕自由支配時間的,不過自己當前的這份工作也很適合自己,也很喜歡這份工作。劉家雖然同樣表示生活挺開心的,不過在張哲軒調侃著說道:“沒樂隊估計就不開心了。”之后,劉家低著頭并沒有再說什么。

在大學時期,張哲軒就帶著盤尼西林在各大高校巡演,彼時劉家則在另一支高校樂隊中,他從未想過自己后來能以這樣的“雙重身份”成為盤尼西林中的一員,趙釗同樣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在工作3年后還能成為一位音樂人。雖然,在大學畢業后,最初的盤尼西林經歷了大換血,劉家和趙釗也都有了自己全職的工作,不過在張哲軒看來,目前樂隊的狀態是合理的。

“現在樂隊的狀態沒有辦法讓每一個人都像我這樣活,這哥倆也是希望幫助我能這么過日子。”在他看來,劉家和趙釗都是比較務實的人,就像足球里的攻守平衡者,而他是那種不想防守的人。“我只想進攻,我不喜歡1:0(的比分),我更喜歡4:3。”

目前,劉家和趙釗已經完全適應了這種生活,在忙碌了一天的工作后,帶著“另一個自己”,伴著夜幕穿過人群,闖入鬧市中的地下室為演出排練;在每次外地周末的巡演過后,再帶著“另一個自己”,趕著第一班火車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是兩人生活中的常態。

△趙釗(左)張哲軒(右)

在被問到,兩頭跑是否會影響到兩種角色分別的狀態時,“不會”是兩人共同給出的答案。

“每個人生活在社會中其實都處在矛盾之中,有情緒和不滿,這是肯定的,當你進了排練室,電吉他第一聲兒出來的時候,你就知道,我還有搖滾樂呢。”

在張哲軒看來,劉家和趙釗這種生活方式,反而讓盤尼西林變得更有趣,更有魅力。“記得有一次劉家在舞臺上特別國企范兒地對臺下說:‘下面由小樂(張哲軒)為大家介紹一下這首歌的創作背景。’太有意思了(笑)。”

“浪漫主義”世界觀

盤尼西林意味著青霉素,在二戰時期救了不少士兵的命,小時候喜歡看電影的張哲軒,比較意識流地用了這個詞命名了自己的樂隊。希望自己的音樂也可以像盤尼西林一樣治愈很多人。

然而,在大學玩樂隊已經風生水起張哲軒,選擇了一條畢業后出國留學“治愈”自己的一條路。“我這個人比較瘋狂,大學玩樂隊的時候每天喝酒,一年的時間里,手機加了很多人,但我根本不知道是誰,在一次巡演的路上我突然就覺得沒意思,我把酒喝到頭了。”在他看來,自己特別需要在國外的這一年,學會獨處。

△張哲軒

熱愛音樂和足球的他最終選擇了英國曼徹斯特,這一年,他加入了曼城的一支業余球隊,天天踢球,也跟別人玩樂隊,彈吉他、寫歌。曼徹斯特世界級的音樂氛圍和底蘊深深地影響了他。“在曼城,除了遍地的Livehouse,大學自己都有非常好非常好的場地,一到周末,到處都在演出,大學生樂隊都特別厲害。”張哲軒表示,當時的自己走在大街上,都感覺跟別人不一樣,因為他覺得自己離喜歡的東西很近。漸漸地,在大西洋彼岸的他找到了為什么要做音樂這件事的原因。

除了音樂和足球,張哲軒還在留學期間去世界各地旅行,法國、德國、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時、奧地利、荷蘭、摩納哥、捷克等等。這段時間也為他在留學階段的浪漫主義創作奠定了基礎。“我記得在捷克布拉格的老城區,那兒的石板路都是500年前的,我會覺得像雨果巴爾扎克在那待過,我也同樣能得到精神上的渲染,沒準走到哪兒我也會碰到他們當初遇見的靈感。”

2017年4月,盤尼西林發布了他們的第一張正式專輯《與世界溫暖相擁》,這張專輯也完整記錄了張哲軒留學兩年時間的生活。

今年5月,盤尼西林樂隊做了自己第二次全國范圍內共計14城的巡演,據樂隊提供的數據來看,包括武漢、重慶、成都等地的票房都接近700人,廣州、杭州、深圳三地甚至達到了800人,幾乎場場爆滿他們成為了今年票房成績最好的搖滾樂隊之一。

問及今年成績變化如此大的原因,張哲軒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表示,最重要的就是要讓樂迷聽見樂隊的歌。除了最重要的今年兩輪的全國巡演,在他的提議下,盤尼西林團隊目前已經建立了多達10個樂迷互動群,方便樂隊與樂迷進行直接溝通。此外,無論是與其他藝人還是商業品牌方的合作,張哲軒認為只要是他們覺得可以做的,能出好作品的,樂隊都不排斥。

談到未來樂隊的發展,張哲軒表示現階段他想把盤尼西林做到極致。不過“浪漫主義”的他同時表示,人的生活軌跡肯定是要有變化的。“或許樂隊一直都在,但或許我會在未來做一個足球教練,趙釗喜歡戶外運動,劉家沒準做了國企的領導,大家可能都有別的事情了,感受完生活,樂隊兩年再巡演一次,這都有可能。”在樂隊的幾位成員看來,“浪漫主義”不太像一個風格,更像是一種感覺,一種世界觀、價值觀。

更多角色、更多經歷,讓這支盤尼西林有了更多故事;更多“客觀矛盾“、更多”現實沖突“讓這支盤尼西林更加真實;更多選擇、更多生活方式,讓這支盤尼西林有了更多“浪漫主義”的可能性,這也許就是他們的生存之道,和他們治愈自己以及更多人的“盤尼西林”吧。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盤尼西林,
分享按鈕
欧洲轮盘电子游艺